映山红社区-映山红论坛|映山红网|广水网|广水搜房网|广水房产网|广水租房|广水楼盘|广水论坛|广水家政网|广水人才网|广水信息网

广水桃源村
广水精神
民行信业
查看: 540|回复: 3

父如老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7 09: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映山红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润物细无声 于 2018-3-8 09:59 编辑

父如老屋



    那栋古老的房子紧锁着大门,可一直都没有锁住我童年的往事。那张苍老的脸凝固着笑颜,可一直都没有凝固我的思念。
    老屋是晚清时期的建筑,灰砖挑瓦、雕窗飞梁,有木楼古廓,有天井回廊。打开老屋的大门,沿着熟悉的走廊,踏着童年的脚印,看着堆积的陈旧物品,犹如在细细品读童年一段段美好的故事。老屋的光线再也没有童年时那样丰满和优雅,没有童年时那样生动和活泼,呆板的将阳光印在古老的砖墙上,在灰黑的墙壁上缀满了黄色的光斑。可老屋老了,墙壁上有着漏雨留下的明显印迹,窗户上的玻璃许多已经支离破碎,屋前屋后的台阶上也长满了杂草的青苔。在周围小洋楼的映衬下,老屋显得特别沧桑。如有一阵暴风雨,它整个定会颤抖。就是这栋古老的开启了我童年的记忆,开启了我走出山村的脚步。也就是这栋能装下我整个童年快乐的老屋,却没有装下父亲的艰辛。
    父亲给我的最初的记忆也就是源在这座老屋里。当年,父亲很强健,挑着一百四五十斤的担子,走十多里山路也不需停歇。冰风雪雨的天气也不停劳作。特别是“双抢”季节,烈日炽烤着父亲古铜色的皮肤,沉甸甸的稻谷在父亲的扁担上轻舞,扭出了有节律的音乐,在田野里撒下了一串串欢快的乐章。那里的田野场面很壮观,全村老少都上阵,有打谷机的声音,有吆喝赶牛耕田的声音,有田埂上是男人们整齐挑谷的队伍。整个儿就像一个战场。很小的我也会给父亲送水了。那时,觉得给父亲送水是一件那开心的事。用铜水壶在村子里的水井中灌满凉水,送到父亲劳作的田地里。父亲会像牛一样一口气灌上半水壶,然后深深的舒出一口气。当然,父亲也会把多余的水分给一起劳动的人。顺理成章我会受到大家的夸奖。
    春夏秋冬,故乡的田野是一季一个色调。春天是油菜和小麦妆点的童话世界,夏天是稻香怡人的江南风情,秋天是满园秋实的丰收即景,冬天是播小麦栽油菜紧凑旋律。一年四季人不闲,一年四季人不闲。故乡的田埂、山路都被父亲的赤脚寸寸丈量。在农闲季节,父亲还有和村子里的男人背上简单的行囊,进山烧木炭,或帮人做脚夫,或外派修水库。有时一走就是一月有余。当时,父亲就是我心中的汉子、心中的大山、心中的老屋,也是心中的牛。室内炭黑色的墙壁上贴着长长的一排奖状,这是生产队发给父亲和母亲的,这也是我在同龄孩子中最可值得骄傲的事。记忆中,父亲和母亲总是很早起床,可没有哪一次惊醒了我们的梦乡。到了傍晚,哥哥带着我们兄弟在昏暗的油灯下又静静地等待他们回家。风里雨里,一年又一年,我们总是望着茫茫的田野,在守望那一分温馨。生产队里每年年终决算,父母的工分总是别人父母双倍,没有当过一年的超支户。也就是这两双臂膀支撑着一个八口之家。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运动的到来,如给我父亲一个希望的春天。他和母亲整天穿梭在自己家的责任田中,细细的敲着每一块泥土,细心的呵护每一棵庄稼。耕田、锄地、播种、除草、打药、浇水……一直到收获。当年,父亲手中就没有冬闲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第一年,父亲因生产粮达一万斤以上受到了乡政府的表彰,奖品是一台小收音机。哥哥把它当宝贝一样,天天放在衣兜里。在闲暇的时候,他会把声音放到很大很大,吸引了村里不少同龄人羡慕地围观。甚至还有村里的小伙子出去相亲的时候,也要向哥哥借这个宝贝去妆点妆点。当时,我们人口多,分得的田地也多。但父亲觉得不够,经常找劳力少的人家租种他们家种不了的田地。
    父亲没念多少书,他上初中时的成绩也不错,但因家庭成分问题辍学。但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送儿女念书。记得我接到大学通知书的那天,父亲乐得像一个小孩,拿着通知书看了又看,冲着母亲大喊:“老华,多热点酒!多弄几个菜!”饭桌上,拉着我们兄弟几个硬是把他自己灌醉了。父亲也没其他的嗜好,就好呷点小酒。从我记事开始到现在,似乎天天都要喝一点。
    如今,我们兄弟五个有了自己的家了,有了自己的儿女。儿孙满堂的父亲,是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了。可时光并没有因为父亲一生辛劳而给他特别的关爱,他还是老了,父亲的精神不再矍铄,父亲的腰身不再挺直,苍颜成了他的主要的颜色。特别是经过那次动股骨的大手术后,身体大不如以前。本来消瘦的身体变得更加瘦弱。自那以后,父亲不太喜欢运动了,整天窝在自己的房间里,喝点自家酿制的米酒,看着他百看不厌的战争片和戏曲片。
    如今,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田野渐渐冷清了,再没有了往日大劳动的风景。父亲偶尔会在老屋前茫然地看着田野,目光中有我们品不出的味道。不知是回味,还是惆怅。但我知道,父亲的田已送给别人种了,而且年年冬天都是闲着。在天气晴朗的日子,父亲也会蹒跚的走到自己的田边,在那里孤独地伫望。
    老屋老了,颤巍巍的,如父亲,令人担心。父亲老了,饱经沧桑,如老屋,令人牵挂。老父,爱如流水,润泽儿孙,如春雨绵绵,如清泉碧流,满满的、暖暖的,无须雕琢。老屋,情如春风,如微风拂柳,如月朗山岗,细细的、酥酥的,无须精装。


发表于 2018-3-8 10: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情真挚,催人泪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10:14: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刘校长美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7 08: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映山红网-鄂北最具影响力的地方网站! ( 鄂ICP备1200950 ) | 公安机关备案号:42138102000140
文明上网,不传谣言。映山红网站帖子由网友发布并不代表网站官方之意见及观点。赞助电话:18271519702

GMT+8, 2018-8-19 09:29 , Processed in 0.05542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