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山红社区-映山红论坛|映山红网|广水网|广水搜房网|广水房产网|广水租房|广水楼盘|广水论坛|广水家政网|广水人才网|广水信息网

广水桃源村
广水精神
民行信业
查看: 323|回复: 1

鄂北武师吴鹏轶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4 06: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映山红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忘忧草 于 2017-7-24 08:57 编辑

    吴鹏,男,清嘉庆时人,生辰不祥,祖居广水市武胜关镇培龙村高林坡。这个村子房屋周围树木葱茏,浓荫密布,不进村子,看不见踪影,因而得名。此村西临广水河,对岸则是官方南北驿道,交通要冲。这里东邻茫茫大别山,西接巍巍桐柏山,地势险要,常有响马出没。
   吴鹏其人,身强体壮,忠厚诚实,从小喜欢弄枪舞棒,凭借一双勤劳的双手耕耘田地,生活还算富余。
话说一天晌午,他正在田间干活,忽然一位彪形大汉,满身血迹,拖着一把扑力,浪浪沧沧地来到面前:“请这位老哥救命!”吴鹏注目一看,此人虎背熊腰,浓眉大眼,面庞和善,并非恶人。又见不远处有一支人马追杀过来。吴鹏说:“好汉随我来。”遂将他藏在田头坎下的土壕中,躲过了一劫。等到追赶的队伍走后,吴鹏将这人领到家中细心调理,不久便养好了伤,恢复了健康。
   这位大汉感激吴鹏的救命之恩,便说出了自已的身世:我名叫赵老大,陕西人,是湖北、四川、陕西三省白莲教组织头领之一。我在陕西组织一万余人加入白莲教会,举旗反抗清朝的统治。战争开始还算顺利,连克几座县城,深得百姓拥护。不料清政府调集湖北、陕西两省大批官兵对我教会进行围剿,因寡不敌众,节节败退,损兵折将,教会兄弟东奔西跑,各自走散,我也被官兵追杀到此,幸亏兄弟相救,才捡到一条性命。现在,我的身体已经康复,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免得给你带来麻烦。说完,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苦笑。
吴鹏听完后,暗自思忖:既然是白莲教头领,一定有超凡的武功,不如将他留在家中,拜他为师习武。这样,一来找到了武师,二来也为赵的晚年留一条生活出路。于是对赵老大说:“头领何必多此顾虑?我们碰到一起就是缘分所至。我不会让你流落到江湖去冒险,我今天就拜你为师,在家称师徒,在外称父子,何险之有?”说完就双膝跪拜,口称赵师傅。
   赵老大心知肚明,一旦走出这里,无有立足之地,时有性命之忧。吴鹏的要求正中下怀。欣然答道:“既然如此,那就打挠了,双手扶起吴鹏,分师徒坐定斟茶叙话。
从此,吴鹏利用劳动之余和夜晚时间勤学苦练,功夫长进很快。赵老大带着感激之情耐心指导。真是名师出高徒,不下三年工夫,吴鹏对于刀枪剑戟,十八般武艺无所不通,轻工幻术更是拿手好戏。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不觉过去了五载,赵老大年事已高,身体渐渐不如以前。一次,偶遇风寒,枪伤复发,卧床不起,病情一天天加重,眼看将不久于人世。有一天,他把吴鹏叫到床前说:“我快不行了,这里有一碗我咳出来的浓痰,你端出去喝了吧,或许对你今后的武功大有裨益。”吴鹏端出来一看,实在太脏了,叫人恶心!哪里喝得进去?连碗带痰抛向悬崖。说也奇怪,倒出去的痰液顿时变成了一对白鹤飞向蓝天!吴鹏一看就愣住了,即转身回去问问师傅是怎么一回事,可惜师傅已经归天了。吴鹏这时骤然醒悟过来,这是师傅传授给我腾云驾雾之功的精髓,可惜我没有理会师傅的一片苦心,大哭道:“师傅,您怎不明说呀?”吴鹏出于对师傅的感激之情,守孝三日,予以厚葬。
   吴鹏拜师学武的消息不胫而走,有的佩服,有的怀疑,有的想来较量较量。
当时附近有一个姓胡的地主老财,膝下有一子,人称少爷,肥头大耳,有一股力气,平时练了几手猫捉老鼠的功夫,常在乡里耀武扬威,无人能及,自认为天下第一。一天,他正在家庭院中同另外两个无赖说枪论棒,接着耍了一套拳脚,得到两个同伙的一阵喝彩。其中一个献媚道:“凭少爷的这身功夫,那吴鹏也不是你的对手。”几句话说得少爷心中发痒,一时兴起,把手一招:“走,咱们今天就去会会那位吴鹏小子!”于是一行三人兴致勃勃地去找吴鹏比试。
   吴鹏当时正在耕田,看见地主老财的儿子带了两个打手耀武扬威地走来,知道要来寻衅滋事,却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满面笑容地问道:“少爷今日大架光临,不知有何指教?”少爷道:“听说你拜师学武,身手不凡,本少爷今日要来领教领教。”吴鹏心中暗想:如果真的动起手来,定会伤着他们,乡里乡亲的,早不见晚见,伤了和气,结成仇家,大可不必。不交手吧,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思来想去,忽然想到一条妙策,心平气和地说:“少爷稍等,你看我和这头牛满身都是泥巴,比武场上,拳脚没长眼睛,怕弄脏了少爷的衣服,等我把自己和牛身上的泥巴洗干净后 ,再来讨教。”说完,顺手解下绳索,双手轻而易举地抱起水牯往池塘边走去。少爷一看,目瞪口呆!那水牯少说也有千把斤重,我们哪是他的对手?那少爷也算聪明,双手一拱:“好汉神力,卑人佩服,幸会,幸会。”扭头连走带跑,只恨自己少长了两只脚,害怕吴鹏赶上来。吴鹏看后,不由得哈哈大笑。
  吴鹏虽然身手不凡,但是为人和气,乐于助人,疾恶如仇,至今仍流传着不少动人的故事.
人们常说:“小满栽秧家把家,芒种栽秧普天下,”那一年,小满已过,芒种即将来临,又刚下了喜雨,正是插秧的好季节。一天,吴鹏的堂兄请了一邦人插秧,其中自然少不了吴鹏。到了中午,东家摆满了一大桌美味佳肴。干活人也不讲客气,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无耐天气炎热,人人汗流浃背。其中有一个老者道:“常听人说德安的豆腐凉拌起来清香可口,还可消暑,不知真否?”吴鹏接着道:“这有何难,我今天就让大家饱饱口福。”说完起身就走出去,睫眼不见踪影。大约过了一袋烟工夫,吴鹏果然手捧一块热气腾腾的豆腐,笑容可掬地走了进来,高兴地道:“请大嫂把豆腐凉拌吧。”大家吃了以后异口同声地说:“德安豆腐真是名不虚传!”
   诸位,你怎么知道是不是德安豆腐呢?说起来确实有一个区别:本地的豆腐,一般是师傅头一天夜晚加工,把豆腐脑用纱布包好,放在两块方形木板中间挤压脱水,第二天清早上市。德安的豆腐是师傅当天五更制作,把豆腐脑放在20厘米见方的长方形木槽中,不用挤压,自然脱水,天亮上市。这种豆腐,热气腾腾,细腻可口,回味无穷。所以吴鹏端回来的当然是正宗的德安豆腐,无人怀疑。大家边吃边想:这里到德安府少说也有上百里路程,不到一顿饭的工夫,就跑了一个来回,真是不可思议。
吴鹏平生有两个嗜好,一是爱武,二是贪酒。因此,左邻右舍凡是有酒的份儿,常常请吴鹏饮两口,他也从不拒绝。
  又有一年,一个邻居备了好多酒菜请人插秧。晌午时分,农工们饮酒少不了一场“争斗”,你敬我还,气氛十分活跃。酒过三行,眼看吴鹏酒力不支,说话嘟噜。有一位好心的长者走过来拍拍吴鹏的肩膀说:“鹏鹏,今天饮酒很开心,到此为止,再喝下去就会耽搁下午干活!”
当地的人们常把饮酒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花言巧语,开席之初,头脑清醒,总想劝醉别人,保护自己;第二阶段是豪言壮语,这时酒力开始发威,胆大气壮,决心硬拼到底;第三阶段是胡言乱语,到了这时,情绪失控,思路混乱,语无伦次,说话甚至伤害感情;第四阶段是不言不语,睁不开眼,合不拢咀,不是呕吐,就是呼呼大睡。
   在农村原有个旧习俗,把插秧看成是一件喜事,闹一闹场子, 就会获得大丰收。闹的形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唱情歌,二是糊泥巴,三是笑醉汉。吴鹏这时正在兴头上 ,也想借个机会闹闹场子,让大伙热闹热闹,哪里听得进别人的劝说?站起身来道:“大叔别担心,我不会醉,我还要弄一篓鲜鱼给乡亲们下酒呢。”说完,端起一杯水酒朝门前稻田方向一洒,随手一指说道:“你们看,那稻田里的鱼儿银光闪动,快去捉鱼吧!”一群年青人一哄而上,在稻田里你追我赶,只见鱼儿晃来晃去,就是捉不住,把秧苗踩得乱七八糟。一位智者站在旁边道:“你们都起来吧,刚才插的禾苗,哪来的鱼?这是吴鹏施的幻术。”伙子们如梦方醒,悻悻地離开稻田,回头一望,田里风平浪静,禾苗如初。逗得众人哄堂大笑!
再说同村有一个同姓的小子,论年龄比吴鹏小七八岁,平时也想跟吴大哥学两手功夫,无耐天姿迟钝,长进不大。他最想学的就是幻术,曾几次要求吴鹏面授幻求玄机,吴鹏总以武功火候未到予以推辞。
有一次,那小子看见有一女子穿着一件红棉袄从南边向高林坡方向走来,他灵机一转,计上心来,想借机现场练兵,偷学幻术。吴鹏这时正在稻场边劈柴,他跑过去对吴鹏说:“吴大哥,你能使这位女子自已脱下棉袄,我赔你一顿酒席。”
   吴鹏说:“你小子可不要反悔!”吴随手在地下抓了一把麦颖向空中一抛,立刻变成了一团黄蜂,刹时飞到女孩身边,钻进衣袖。女孩吓得乱哭乱叫,急忙脱下棉袄,除去黄蜂,飞快地跑回家去。这时北风呼啸,寒气逼人,女孩冻得直打哆嗦。吴鹏一看,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自已的堂妹,当时满面羞惭,无地自容。
说起这个堂妹,和吴鹏的关系非同一般。因为吴鹏那时还未完婚,他的衣食住行,全由这个堂妹照料,所以,虽说是堂妹,其实比亲妹还亲。吴鹏向那姓何的小子狠狠地瞪了一眼,回到屋里向堂妹陪礼道欠。此后,吴鹏把一本幻术秘笈送往大山口,压在一块巨石下,从此不再施用幼术。
   有一年的春夏之际,吴鹏正在广水河边钓鱼,看见一支官兵护送一队车辆逶迤北行。当走到灵霄寺冲口,突然一支马队冲了出来,呈一字形摆开。为首的一位络腮胡子大汉吼道:“知趣的放下东西,饶你们一条狗命,否则,休想逃脱!”眼看就要动手抢东西了。吴鹏见状,急忙把钓鱼杆往岸边一插,带着小板凳一个斤斗就飞向半空,坐在钓鱼杆顶端,跷着二郎腿大吼一声:“光天化日之下,谁敢胡作非为!”为首的大汉一看,此人竟有如此轻工,惊骇得屎屁尿流,一声长哨,撒腿就跑。
   官兵头领前来拜见吴鹏:“多谢好汉相助,但不知尊姓大名!回到京城,一定禀报圣上,论功行赏。”吴鹏拱手相迎:“草民吴鹏,偶尔相遇,举手之劳,不敢言谢。此处往北大约三十里地就出武胜关,进入中原地界,那里一马平川,就太平无事了。”
   没过多久,朝庭果然送来一块“忠心报国”奖牌,高一米二,宽一米八,红漆金字,一直由吴氏后人收藏,直到文化大革命中才被销毁。
     吴鹏终身未婚,无儿无女,死后葬于腊水河村余家沟,吴氏后辈立碑为祭。笔者曾到墓前凭吊,感慨万千,有诗为证:
              一方武圣可惊天,半世英名付九泉。
             金字奖牌遭厄运,忠心报国听谁传?

        作者   殷修道               
发表于 2017-7-24 09: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故事  娓娓道来  流畅
以文养性 给人朝花夕拾般的感觉  超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映山红网-鄂北最具影响力的地方网站! ( 鄂ICP备1200950 ) | 公安机关备案号:42138102000140
文明上网,不传谣言。映山红网站帖子由网友发布并不代表网站官方之意见及观点。赞助电话:18271519702

GMT+8, 2019-1-17 11:02 , Processed in 0.06857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