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山红社区-映山红论坛|映山红网|广水网|广水搜房网|广水房产网|广水租房|广水楼盘|广水论坛|广水家政网|广水人才网|广水信息网

广水桃源村
广水精神
民行信业
查看: 988|回复: 7

倒 影(短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6 11: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映山红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吉卫明 于 2017-6-26 11:19 编辑

倒  影

江苏省南京市/吉卫明
      
驶进大片大片金灿灿等待收割的稻田,一片不算大的碧湖像老友那样如影随形。江南风光的钟灵毓秀,虽说少不得星罗棋布的湖泊河汊,可是当湖的对岸重叠的树和一座突兀着的巨大的城堡扑进眼帘,老狼一惊,拿起步话机向后面的车主发话:“嗨,哥们儿、妞们儿,歇了。”自己先把火熄了,拿起照相机钻出车外就拍了几张,冲眼前的景色怔了怔,自语道:“嗯,不错,不错。”
       “呀,这样的地方有这样的大房子,真神了嗨!”甜妞惊讶得叫了起来。
       只一小会儿,路边的草地上架起了六个三角架子,数池子的长炮最威风。
       稀里哗啦地一阵子快门响。
       “真他娘的带劲儿!一路上有过这样绝的景么?”身高马大的牛胖显然是有些激动了。
       听众口一致地冲湖对岸的大房子赞叹,老狼瞅了瞅大家,直起腰来。可不是么,这座大房子啊,仿佛一尊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神,接受着那些低矮的民房乃至稻田里精灵们山呼朝拜的同时,用身边的树沾了湖水撒向它们,为其摩顶受戒和洗礼,向它们做出庇护的许诺……老狼欣赏着风景,也欣赏着自己的丰富联想。自己去过许多的国家和地区,此处与哪里相像呢?心里面划拉着,似乎都不能够如此秀美中带着威严。湖对岸不仅是一座巨大的城堡,又像一艘泊岸的巨轮,哦,不,简直就是一位伟大的精神法老,而不仅仅是带着虚幻色彩的神!真的,就是这样的。他统领着这一片土地上所有的建筑和所有的生灵,提留着他们的灵魂,那么高傲,有谁敢不俯首称臣,又有谁能够须臾间逃离得了掌控。它那么大,那么大,江南的灵秀中突然跃起这么一座城堡所具有的冲击力,或许就是自己刚才突然一惊的原因吧?而且在建筑形式上,自己从骨子里认定中式的方正,就是比那些什么哥特式的或者其他什么式的来得夯实,粉墙黛瓦中国传统古典的韵味,也正是自己最喜欢的呢。老狼出神地看湖的对岸,环湖一溜重叠的树木上方,有一个陂陂的微微隆起的坡子,大房子就建在上面。那么重的建筑被托起来,依靠的竟然像是随风摇曳的树木,要不是时近傍晚,色调浓郁,真危险,吃不起这重。树冠竟是被压在下面的呀!再往下是粼粼湖波,夕阳下,它们在欢呼、在歌唱。树和大房子都在微波中晃悠,微波又在倒影上嬉戏,而那些低矮的建筑辄像有意地被隐在树影中,渺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额的神,这是怎样的建筑,用来干什么的?这么霸道!”
       立冬后的这么几天,“小阳春”的情致尚未散去,湖边能够双车行驶的柏油路面有些黄叶,像是三三两两歇息在那儿晒太阳的村汉,很珍惜秋冬交接时最后的温暖。老狼忽然觉得,它们又何尝不是那些树木经不起大房子的淫威和恐吓,嗦嗦筛糠,被硬生生地从躯体上掀落下的肌肤呢?
       老狼嘴里叼着烟,眯缝着眼,烟冉冉的,有些迷幻。
       天空换了点橙色,老狼赶紧弯下腰又收景色。其间换了几次镜头,直到对岸迷迷蒙蒙的灯亮起来,拍下几张晚景,方才招呼大家收工。
       “哥们,就去那家宿夜。走喽。”
       大家奔了几天,一路上就想着找个震撼的地方刺激刺激,激活一下疲惫的灵感。刚才的兴奋,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去整理,那是再好不过了。老狼的选择正捅在大家的心思,住这样的地方,梦寐以求,求之不得。四辆小车打起灯,冲那个神奇的宿地而去。
       “湖边庄园”。原来这正是家宾馆酒店。圆形门洞上浮雕着这四个字。门口还蹲着两只石狮子,很气派。
       “庄园,庄园。呵,霸!”甜妞正夸着,老狼接茬:“赶紧登记住房,弄点吃的去。”
       甜妞嘴一噘,“呵,大男人不能去呀!”
       “好,好,我去,我去。”老狼一脸无奈地走向前厅服务台。
       院子里有几只土狗在跑动,时不时地吠几声,让人记住农村无拘无束的自由和闲散。几个男人正将新做的狗窝安置在院子的各个角落,然后将游荡的狗逮住栓起来。显然,这里的主人也知道自己开的毕竟是宾馆酒店,在外人面前得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不能完全由着性子来。
       客房小姐带大家看了房间,甜妞傻了眼,没有空调,没有电视,更甭想这座城堡里有卡拉OK厅了,难道那样的娱乐设施在这里人的眼里过于奢侈吗?于是问小姐:“怎么光秃秃,什么都没有呀?”“对不起,各位住我们这里有个要求,不得大声喧哗。请你们放下东西就到餐厅吃饭罢。”
       真是奇了怪了,有这样的宾馆和待客方式么?老狼见大家面露不悦,说:“得,就这么地罢。反正我们也不是冲这个来的。赶紧啊。”见大家还楞着,就又催:“走,走啊,肚子不饿啊?吃饭去。”
       餐厅简直是过去人民公社大食堂的翻版,一排排窄窄的长条凳,一排排窄窄的长条桌。几个老农的面前摆着馒头、包子、稀饭和小菜,都是闭着眼坑着头并不吃。奇怪,近前看,每人面前还有一本《圣经》。
       “你们干嘛呢,饭菜冷了都。”
       几个老农没动弹的意思,继续着原样的姿势。旁边的凳子上还跪着几个年轻女子,也是低着头,置桌上的饭菜于不顾。
      卖饭菜的是两个老太太,她们从几个年轻的外乡人一进门起,就在她们所在的玻璃格子间里用眼睛死死地盯着,一时半刻也未曾放松警惕似地死死盯着。见来人怪模怪样地弯下身子,看着坐着的人脸问话,一个便从里面走出来,在甜妞的面前举一根手指在唇边,“嘘……”“啊哟,娘哎!”甜妞吓得一伸舌头,赶紧闪开了。
       老狼和牛胖冲卖饭菜的台子上左看右看,几个盆子里全是素的,就问有没有荤菜或者冷盘什么的。老太太回过来的眼神,好像在问:怎么,嫌这些不好啊,你们还想吃什么呀?嘴里却说:“没有。就这些。”
       “就这些啊?”
       “德性。玩夸张啊?一顿就这么扛不住啊?”老狼见牛胖在挠头,脸部痛苦得有些扭曲,于是笑着挖苦了一句,便转向老太太点了20几个菜包子和一盆稀饭,外带些小菜,让送包间去。
       餐厅里有个小包间,这是老狼刚才看见的。点完吃的东西坐到包间,听那甜妞还在为刚才的事发议论,无奈地摇摇头,“哎,你们女孩子啊,不仅好奇心重,还没完没了,也不分场合。”
       “本来嘛,你们说说,每年聚在一起走南闯北,见过这些奇怪的事么?”
       “行啦,人家不许打扰呢。”牛胖正没好气,于是这样不咸不淡地劝阻道。
       甜妞不服气,瞪大了眼又要再说,一瞅那老太太端着吃的东西进来,只好闭嘴,不吱声了。
       清晨,老狼收拾停当,忽听外面许多人在唱歌,于是要去看个究竟。实在太奇怪了,不是不让喧哗么,怎么自己倒这么吵?把门拉开,迎面却见甜妞正举着手要敲门。
       甜妞一个激灵收回了手,扑哧一下笑出声来,然后道:“嗨,老狼,一起去看看?”
       “是啊,这不,正要去。”
       此时,其他的人都出来了,一起下楼寻找歌声来自何处。寻到负一楼,大家才知道,这里还有这么大的会场。
       “哇,乖乖,这么多人在唱。有大几百号吧?”
       甜妞惊得嘴巴合不拢了。看看身边的驴友,都被镇住了。
       老头、老太,还有中年人、年轻人和大一点的孩子,每人面前一本《圣经》,翻开着。书里面有用红墨水和蓝墨水勾画的地方,就像老师提示学生经典语句和重点段落。甜妞走到一人的面前,想看个真切,却被那人用手势挡住了。
       “这么多教徒啊?乖乖隆的冬!”
       “呵呵,咱们真是长了回眼。”
       回包间吃早饭时,牛胖去问卖饭菜的老太太,这是咋回事,老太太的神情庄严肃穆,并不答他,还是一根手指在嘴边。牛胖掉脸就走,心说:得,咱还是吃饭去。
       几个人边吃边听,人家的唱词里有耶和华的名字,“哦,我晓得了,是耶稣。现在我正式宣布,他们是基督教的,在唱主的颂歌呢。”甜妞把筷子在碗边敲了几下,很硬挣地断定说。
       “就你能!真是么?”
       “可不,一定是。我去过教堂。”
       “可是做礼拜,这也不是教堂啊。”
       门开了,跟着进来的,是一阵强劲的风。那颂歌是那么嘹亮,连吃着饭的几个人都感到振奋。带风探进身来的,是那个老太太,她的脸色在说:你们这几个年轻人真不懂事,会冲撞神灵的,会亵渎神灵的。冲撞了神灵,会有严重的后果,难道你们不知道么?但她没这样说,只是把手指停在嘴边,像这个动作最有力度,最能表达外面正被歌颂着的主的旨意,最能震慑人的灵魂似的。灵魂,灵魂这东西躲在人的心里、脑袋里,甚至每个细胞里,无处不在。镇住这个,人就不至于迷失了方向,不再会产生不应有的想法了,当然也包括做法。之前她在这几个人的身上试过几次,挺灵验,所以,见到自己的这个动作立马起了效果,便缩了回去,关了门。
       歌停了,不一会儿,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个男人按理说应该是牧师,他在做着弥撒。在那些基督教的国度中,牧师是很受欢迎的,因为他是上帝主的化身,代表着主来倾听人们的心声,并以主的宽大胸怀和睿智,宽恕自己迷失了的子民,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罪过,然后再行饶恕的特赦,让他们得到解脱,轻轻松松回到规矩的生活状态中去。那个男人难道不是牧师么?老狼从影视中见过这样的场景,知道牧师是怎样在唱诗班的歌声里缓缓走上神台,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言辞告诉那些翘首以盼的教徒们,最后用手在胸前画个十字,嘴里念一声“阿门”。既然是基督教的,国内外、中西方大概一样。这时那个男人的声音,一定是他正行使着他作为牧师的职责,为主的子民解读《圣经》,播撒基督的光辉和温暖。但是他又是伟大的,因为他通过自己的努力,使得基督耶稣在中国农村这块广袤的土地上再生,而且轻而易举地战胜了本土的宗教,赢得了人心。至于这个牧师是否也在一帘布后为忏悔者打开心结,然后让他们换了个人似的走出到大街上去,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没见过。反正牧师用手中的《圣经》活得滋润,小说中似乎有过一些描写。《圣经》,这个伟大的《圣经》呀,不说别的,就连美国这样强大的国家,也匍匐在她的脚下,匍匐在基督的脚下。总统宣誓就职,要把手放在《圣经》上面发誓,这是以她的名义发誓,所有的保证,都是要受到主的监督的呢。
       那个牧师显然是受到大几百号人的尊敬的,满堂的鸦雀无声就是最好的证明。扬声器接出来的喇叭里,除了那个男人的声音,并无丁点嘈杂啊。老狼想起自己参加过的大会小会,有哪次能够这样鸦雀无声,真的,哪次安静过?想想没有,再想,肯定了,就是没有。而且无论什么会,都叽叽喳喳的。问同伴们,“你们开会时,有过这么肃静么?”
       “没有。”
       “我们那里也没有。”
       都摇头说没见过。池子不耐烦,“啊哟,管人家干嘛,咱吃饱了跑路呗。”甜妞不干,说:“我还要看看呢,我这就去为他们捏几张。”
       老狼一把抓住她,“别胡闹,搞不清楚人家的底细,惹出事来不好收场子。”
       “就是。”池子往嘴里塞进剩余的鸡蛋,咕咚咕咚地把一杯豆汁喝下去,抹了把嘴就拎随身物品。
       “别急,池子,你看这草鸡蛋很新鲜很香呢,去买些带路上吃。”
       甜妞这一嚷,大家都用眼睛狠她,甜妞才想起老太太进来时的表情,便自己也伸了根手指在嘴边做了个怪相,老老实实地吃完,接着跟大家一起去办理离店的手续。
       前厅,沙发里端坐个中年妇女,一本《圣经》在茶几上,不像餐厅里或者负一楼里那些人的旧,是崭新的。人也是一副知识人的模样,鼻梁上架着眼睛,烫过的头发飞出缕缕银丝。穿戴虽不讲究,却服帖端庄中透着些许温文尔雅,没有半点负一楼里弥漫着的风尘仆仆。大伙先并未在意她的存在,把东西方放在她旁边的座位上,老狼去退房卡,其他人抽烟、说笑。
       “你们轻点声好么?”女人用平和而又有些命令的口气。“你们是老师还是……我看出来你们是有文化的人,对这里的活动有兴趣么?怎么看?”
       这个问题很突然,几个人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本来,昨晚的所见,大家就有疑问、猜测,农村哪来这等事,搞得如同小说中欧洲一样的地界。这是在东方的古老国度中国哟,中国的农村有这么崇拜外国神信奉外国教的么?鬼相信。这里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组织呢?几个人议论着。门外有脚步声走过,真真的,清清楚楚。哟,这不隔音呢,缄口罢,省省事罢。于是玩了几把牌,都喊脚冷,赶紧散伙各自回房洗了钻被窝,把起伏的鼾声扔给夜空去放肆与胡闹。现在人家这么问,能竹筒倒豆子似的说么?大家只好等那女人继续说下去。
       “我是搞哲学的,辞了工作来这里,一边搞些投资一边潜心研究。哲学这东西无边的深奥,它能通过某种介质主动与人沟通,有谁能解释么?”接着,她捧起《圣经》说道:“而《圣经》,西方人的东西,我们这里竟然有一个农村人能参透,随口讲解,好像受到上帝主的指派。神奇么?”
       牛胖等人听得眼大,“那……那位不是请来的牧师?”
       “正是这村里的一个庄稼汉啊。”
       “噢……”
       大伙真是想象不出用什么样的语言了。
       “你们或许更想不到,看外面那么多车子,来的人不仅有本地的,许多是外市外省的,他们虔诚地从遥远的地方赶过来,没有谁去邀请,却又像是冥冥之中得到谁的指引,约定似地黎明前赶来了,难道不神奇么?”
       老狼办完了离店的手续,也听了几句,有点毛骨悚然,这是个是非之地,赶快逃罢。正要说撤,从负一楼那里呼呼啦啦涌出来许多人,是那个场子散了。那些人面露着喜色,是被阳光雨露洒过的,是被琼浆玉露提过神的,他们很满足地从会场里涌出来,个个都像兄弟姐妹样地互相祝福着。其中居然有的妇女还抱着幼孩,太震撼了,孩童在这样的场合中保持沉默,不能不让人震惊。走到门外,听到两个妇女说着什么从此不怕被人欺负等等的话,老狼更在心里催自己:“额的神,快些离开罢。”
       那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带着大家往外走,指着大房子外面的一块空地,“看到没有,这里准备砌教堂用,刚征了地。”老狼看看,可不是怎的,昨晚没留意,果然拆了不少房子,地上还有未及运走的瓦砾和房梁等物呢。
       “啊,真是。您这样搞哲学的就是厉害。等我们再来时,希望看到教堂的耸立。再见,老师。哦,不,教授,希望您的研究早出丰硕成果。”老狼此时只想着早些逃离这里,于是把奉承的话挂在嘴上,临了还与那女人握了手。
       小小车队出发路过昨天拍照的地方,老狼又把车停下,招呼大家下车再弄几张。其实大家都喜欢这里,纷纷地选了景架机器。画面还是昨天的,但终究区别于昨日的晚景。清晨的氛围中,阳光还被老天含在嘴里。湖水轻微地漾动着,却把中间让出一大片平整如镜的地盘,供着那座大房子的倒影。倒影上,飘着些如纱薄薄的轻轻的雾……


 楼主| 发表于 2017-6-30 10: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些年外出写生时所得,改了一下。请老师斧正。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21: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恳请老师指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10: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吉卫明 于 2017-7-12 10:13 编辑

       昨天有人发微信给我,是说莫言的。我想起2012年他获诺奖时,那么多人吃醋,我却为他写下小诗一首,我也不知能否投稿,今贴于下:

一枚诺贝尔文学奖

——写给莫言

吉卫明

浓酽血色的高粱地  喷发着烈酒的狂野
扯一条猩红地毯  谁家的门环山响
好了  就醉在这里
用端庄大气的汉字  夺一个诺贝尔文学奖

而那些汉字  积淀了数千年风雨的劲道
一声长啸  高密应了  山川平原应了  
好了  就冲着这劲道的醇劲儿
用燃烧激情的胸膛  呼应那些荡气回肠

或许  那些汉字就是心底里的匉訇骇想
涌到莫言面前  竟没落下丁点细微
于是  你驾驭似血醇醪的冲动
越过《红高粱家族》越过《蛙》越过《丰乳肥臀》……

呵呵  好一个山东汉子  股掌之间
我看到  蕴藉了数千年鼎铸的汉字张力
仗着一支笔  试问都市村壤  风土人情
直抵灵魂深处  勾兑出酸甜苦辣世相的神

当一声长啸由一个句号戛然而止
结束了一次尘世对话的你  完成了一次生命与灵魂的跨越
当“诺奖”评委嘴边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一只翱翔的苍鹰  且以心血凝炼了一个轻轻的微笑

2012年10月29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10: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拟题《一只翱翔的苍鹰》,却因媒体上那么多不甜不酸的评论,干脆就叫《一枚诺贝尔文学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9 11: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老师路过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7 14: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3 10: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朋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映山红网-鄂北最具影响力的地方网站! ( ICP备12009500 ) | 公安机关备案号:42138102000140 文明上网,不传谣言。映山红网站帖子由网友发布并不代表网站官方之意见及观点。

GMT+8, 2019-9-18 01:03 , Processed in 0.10912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