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山红社区-映山红论坛|映山红网|广水网|广水搜房网|广水房产网|广水租房|广水楼盘|广水论坛|广水家政网|广水人才网|广水信息网

广水桃源村
广水精神
民行信业
查看: 452|回复: 3

不惑三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 14:3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映山红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野旷天低 于 2017-5-1 14:54 编辑

不惑的荒芜

——致不惑之年的我

      听不到儿时妈妈那声呼唤,听不到自己的小名,听不到那吸引我的蝉声。今年,第一片秋叶就飘落在我的眼前,我不敢想像自己生命的季节。虽然天气像酷暑一样的炎热,但我感觉到秋的来临。现在,已经没有了蛙的鼓噪,再也不用年轻的心静听花开的声音,一切都是如此的安祥,时间却没有等我,不惑的年龄来临,就犹如这个季节,所有的生命都在等待,所有的生命都在守候,等待什么,又守候什么?我们都是如此的茫然。

      我已不在乎季节。时间匆匆,无声无息,只在人的脸上留下苍老的痕迹。明知这是自然的规则,但我守不住自己的坚强。尤其是那年爷爷离我远去,我告诉过我自己,这是自然的法则,可我没有留住我的眼泪。爷爷,是那么的安祥,天堂里的他没有来过我梦中,总让我的思念变得如此稀薄,有温馨,却又如此遥远,让我感受到了血脉的膨胀,满满的,挂满了我基因的链头。生命,就是如此的真诚,让血脉从人间连到天堂。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说,爷爷,我想你!

      我已不在乎得失。我感觉到,得与失之间的距离就是如此的近。荣辱犹如蜘网一样的脆弱,以前那种柔韧不复存在。金钱、名誉、地位犹如云烟,貌似厚重,实是轻薄。我真的不知,他们在争什么,在抢什么?我是局外,还是局内?我是棋子,还是棋手?我不想做那没有硝烟战争中无名炮灰,默默地让子弹从头顶飞过,我告诉自己,我不是逃兵。但生活却是如此的神秘,局内的人在拼命往外挤,外面的人拼命地往里爬。

      我已不在乎爱情。最大守候是一家人的安宁,爱情两字也如秋叶一样的苍老,没有了活力,没有阳光,没有季节,像这秋叶静静地在西风中,再也没有了挣扎。再也不会为情吟诗,为情所醉,为情而狂。我似乎没有了回忆,没有的留恋,更没有了思念。青春,就是儿子,他是我生命真正的延续,是我的永恒,可能也是我移栽了的爱情,驻守在我的心中,让我的心留下了绿色。儿子的第一份收获,让我总是感觉到自己季节的丰满。可我老了,真的老了,已是不惑之年了。老得我不想多看初秋的那片黄叶,那颗曾经热情的心已只有沧桑,激情也只能让酒全部稀释。

     我已不在乎未来。坐在窗前,享受阳光,享受空气,可眼前那灰蒙蒙的天空没有儿时的澄清。我需要什么,少时那旺盛的精力和豪情犹如生命的燃料,还剩下多少,无法计算,也无法预知。但我清楚,生命没有预备油箱,征途也没有加油站。这些,其实我们不要在乎,这有上天安排。人过分在乎自己,斤斤计较只会让生命的燃料耗得更快。请不要问我,你是谁的谁,我也不会问你,你是谁的谁,我只是我自己,我不爱遵守这中国式的传统法则。所以,我也感受到自己没有了未来,因为能力在现实中实是苍白。

       不惑之年,心如秋凉,心如沙漠,空旷无边,荒草凄凄,能宠天地的博大,又如芝麻之低微。渴望有一轮明月,照亮大漠;渴望有一把野火,点燃秋荒;渴望有一滴露珠,将心滋润。或许心中还有希望的嫩芽,让它发芽,让它绽放,让它点缀我这不惑的荒芜。

                                                                                                                                                                               2014年5月3日

                                      
不惑的沧桑

——献给不惑之年的我

     这是我接到祝福最多的一个生日,虽这个日子已过去了多少天,而我的心情始终没有遵循那些那些美丽祝言,一直在低迷中回旋。心犹如江南的梅雨季节,总是等不到一个如意的晴天。整个身心似乎深深地陷在泥潭之中,我在这里苦苦挣扎。我也时刻不忘为自己寻找一些坚强的理由,可我的心仍然奈何不了时光的残忍。中年的时光太快了,如日历般的一年一个页码就轻飘飘的撕碎,可只有自己才能听到它破碎的声音。身后的脚印深深浅浅,眼前的路坑坑洼洼,我还得坚强地走。
    多想回到少年时晨读的后山。仰卧在青翠的野草从中,看家乡那青瓦片上袅袅升起的饮烟,看蓝天悠悠飘过的白云,听着鸟语,闻着花香,让清爽的山风将我尽情吹拂。特别是这里的春天,风里花香还和着泥土的气息,田地里是耕作的农民,赶着牛儿将如镜的稻田犁起一圈圈犁铧。燕子回了,漫山遍野杜鹃红了,阳光很柔很柔,山风很轻很轻。这里没有纷争,这里没有等级,这里没有硝烟。每一个嫩芽、每一片绿叶、每一朵鲜花都如诗歌般地绽放自己的生命。此时,我不读唐诗、不诵宋词,不吟元曲,只读自然,品其博大,悟其深沉,吸其精华。让心在这斑斓的世界驰骋,让心在这碧玉般的天空飞翔。
     多想回到少年时嬉戏的小溪。呼上朋友,带着伙伴,光着脚丫,背着鱼篓,手挽手走过那片浅滩,钻入那两岸绿荫相映的溪流。这里最美的莫过夏天,这时可以不进那单调、枯燥的课堂。清凉的风从两岸密密麻麻的树叶中筛出来,抚过光溜溜的背脊,冰凉的水潺潺地从脚上流过。我们就是一群快活的鱼儿在水里跳跃,没有忧虑,没有目标,更没有酷暑将你炽烤,快乐就是全部。还可以摸鱼虾,捉鸣蝉,幸运的还可以拾到野鸭蛋。玩累了,我们就派几个大个儿溜上河岸,溜到王家的屋后,偷来几颗红彤彤的毛桃解馋。有一次被王家发现,我们几个慌乱之中,竟将人家的树枝都扳下来了。后有“追兵”,没时间采摘,扛着树枝逃到了小溪。小溪上的那座古老的石拱桥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这个传说可能是从我爷爷那里讲起的,讲到爸爸,讲到我们,讲到现在,可能将来还要讲。可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快,一转眼就是开学的时间的到来,几头野猴得关进笼子。
     最想回的还有故乡的那片田野。那时,这是一个四季都不得清闲的地方。春忙播种,夏忙“双抢”,秋忙收割,冬天再是油菜和小麦。爸爸妈妈就是这样周而复始的在这里劳作。为了我们一家的生活,为了我们的学费,爸爸妈妈还会租种别人家的责任田地。如果说,我们做儿子的是父母的希望,这片田野就是他们希望的田野。我很小的时候就熟悉了这片田野,从给爸爸妈妈送水到赶着牛儿劳作,挑着沉甸甸的水稻走那窄窄的田埂。这里有我洒过的汗水,这里有我播种的亲情。
     多想看看家里的老屋。老屋还是古式的门、古式的窗、古式的楼、古式的墙,还有屋里那张古式的床,我这颗生命就诞生在这张古式的床上。老屋颤颤的,如父亲。父亲苍老了,如老屋。可就是这座沧桑的老屋装下了我整个童年。冬日里,烤着木炭火,听老人们讲一些传奇的故事。爸爸会邀来他的朋友,围在火边呷点小酒。那时,最难盼到的就是过年,虽我们兄弟多不能年年有新衣服过年,但妈妈不会忘了买一串鞭炮分给我们。妈妈分鞭炮的规则很多,或按大小、或按我们的学习成绩、或按我们平时的“贡献”……反正,我们觉得公平。过年了,还有让我们能真正敞开肚皮吃的腊肉。
     少年的我不狂,但也许有点痴。现在的我依然如此。我也不知是为什么。也许是这些枯燥的文字让我的思想麻木,也许是无情的岁月让我沧桑,也许是不惑的年龄让我更加迷茫。茫茫的大海上,我在漂泊。

     在这条洒过汗水,留过快乐,却没有成功、没有鲜花的路上,我一路走来,累了,困了。心如此、身也如此。再也不能从夜晚的虫鸣中品出乐章,再也不能在风雨声中品出韵律。我就是那只蜗牛,无意地闯进了那片不属于自己的天空,艰难地爬在干燥的水泥墙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却找不到希望,找不到自我。
     儿子才是我在黑暗中摸索的曙光,我看着他,静等天明;家是我累了困了停泊的港湾,我想着它,静享温馨。其实我不畏岁月的无情,不惧容貌的衰老,我也不知自己有什么畏惧,有什么值得我去畏惧,但心却沧桑成一片灰色,如古兰楼,在大漠之中只留下一点痕迹,辉煌只是传说。
     沧桑过后,在一个传说中,有我,有我的青春。我还想祝福自己!
     沧桑过后,在那美丽的地方,携妻带儿,再去看那满山的红杜鹃。

                                                                                                                                                                                                           2015年5月22日
                                    
                                    
不惑的彷徨

——献给不惑之年的自己

        就生在这个繁花凋零的季节,我不想多给自己安慰,因为我的心一直徘徊这里,恰似这梅雨季节的天气,放晴不了几天又是阴晦。电话的那头是妈妈的声音,那么的亲切,仿然云隙间的阳光,让我浑身刹时温暖。又是好久没有回家了,那山、那水、那树……梦中,总是萦绕着儿时景象。可是,一切都显得那样遥远,那么陌生。

     在奔五的路上,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个日落接一个黄昏的到来,一个年终又一个年终接踵而至。身边一切都如高列边的风景,飞一般的掠过的生命的窗棂,让我无法仔细捉摸。梦变得短暂而脆弱,总是被惊醒在午夜的时分。黎明在窗外总是那样的安静,静静地等待被喧闹打破。醒时天不是那么蓝,云不是那么白,水不是那么清,只是脚步依然是如此的匆匆。但求一醉,释然一身的疲惫。

     
想去踏春风,不忍眼前繁花落寞,流水淙淙。想去品秋香,不忍叶积风凉,雁急南飞。夏,任烈日炽烤;冬,任霜雪冰肌。四季风中没有了浪漫,花开花落、草长莺飞间没有了华丽诗篇。再也不会在晨露草尖找到动情的诗句。身边的一切都在默默变化,默默地改变模样,默默地消逝,没有在记忆中留下痕迹。心一直在荒芜!那野草般的烦心事总是在心中野蛮地生长,拔不尽,挖不光,烧不绝!不需浇灌,不经春风,总是能将心占据得满满的。

      心禁不住沧桑!激情像雨水浇过的稻草,燃烧不起来。只是沉甸甸的堆积在心中,慢慢地发霉。偶尔有一颗破壳的种子在此发芽,梦想成为参天大树,立乾坤大地,顶青天白日,披一身绿色,挂满枝红果,蝶舞蜂飞,鸟儿归栖,朝迎彩霞,暮送夕阳,可梦想却慢慢在现实中枯萎。

     日暮“吱吱”的摇椅声佛远佛近,寂寞着没有成功和故事的人生。路,还在走。只是他乡没有小桥流水,尘霾中的酒香并不诱人。茫茫的人流,我在其中。急急匆匆的脚步在一页又一页踏碎挂在心中的日历,飘洒一心的是碎片般的无奈和忧伤。我在使劲拼凑着这生活的魔方,可只有身后边深深浅浅如犁铧般的脚印,一路泥泞,一路尘扬,没有鲜花,没有绿色。上下求索,左右无缘。当想断剑,散发迷林。以泉当酒,以穹为帐,沐春风细雨,钓绿水清江。你莫问我,我不问你。凌峰顶观山水颜色,立路边看过客匆匆,站风中笑滚滚红尘。

      我在静心等待,无畏烈日,无畏风霜,就让青丝色变,皱上额头。寻觅一份属于自己的快乐,不料明天,心无所扰。不在天黑憾白天,不在今天憾昨天,不邀明月,不逐星辰,醉自己之所醉,醒自己之所醒。宁负自己,莫负春风!

                                                                                                                                                                                                   2017年5月1日


发表于 2017-5-10 20: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十不惑,作者感叹多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5 16:5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远煌 发表于 2017-5-10 20:22
四十不惑,作者感叹多多。

四十是一个令人感慨的年龄,所以叫“不惑之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7 08: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映山红网-鄂北最具影响力的地方网站! ( 鄂ICP备1200950 ) | 公安机关备案号:42138102000140
文明上网,不传谣言。映山红网站帖子由网友发布并不代表网站官方之意见及观点。赞助电话:18271519702

GMT+8, 2018-8-19 09:30 , Processed in 0.05733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