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山红社区-映山红论坛|映山红网|广水网|广水搜房网|广水房产网|广水租房|广水楼盘|广水论坛|广水家政网|广水人才网|广水信息网

广水桃源村
广水精神
民行信业
查看: 648|回复: 2

倾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5 14: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映山红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倾城
  文/宋小铭
  尘世间总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愿意为她倾国,或者倾城。
  ——题记
  一
  第一次看到倾城,她只是一个婴孩,躺在一丛枯黄的杂草中,一张粉嫩的小脸在初夏微风荡漾的晨曦中,宛如一朵遗落在草丛里的花。那时候,她没有哭泣,粉嫩的小脸上挂着泪滴,显然是哭累了。我小心翼翼地捧起她,搂在怀里。她的眼睛漆黑如玉,亮若晨星。
  那一天,我没有去学校,生平第一次逃课,回了家。当我把这个小小的婴孩,兴致勃勃地举到母亲面前,母亲正在院子里给向日葵浇水,她抬头扫了她一眼,低声问:“谁家的孩子?”
  我得意地笑了:“我捡的,刚从路边捡来的。”
  母亲停下手中的活,瞧了瞧门外,确信我没有说谎,才紧张地瞪着,说:“别胡闹。赶紧给送回去,然后给我好好上学。”
  我望向母亲,又望着手中的婴孩,声音很小:“她还这么小,这么弱,这么可爱……”
  母亲不容我说完,生硬地打断我的话,用着不用置疑的口气:“赶紧的,给我送回去。我的小祖宗,谁让你把她抱回来的。”
  “不。”我固执地摇摇头,紧紧搂着她,向母亲恳求道:“我们留下她好不好?她还这么小。她离开我们,她会死的。”
  母亲盯着我许久,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孩子,你真不懂事。不是我不想养这个孩子,只是家里供你读书已经是不容易了,哪有多余的钱来抚养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
  “可是……”我望着她粉嫩的小脸在我怀里恬静地睡着了,像个天使般可爱。她父母狠心抛弃了她,我怎么忍心再一次伤害她呢?
  母亲有些不烦恼地冲我挥挥手,示意我赶紧将她抱走。母亲向来都是个铁石心肠,她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包括我的父亲。
  父亲刚好拎着公文包从屋里走了出来,他显然听到了我们的对话,望着一眼我和怀里的婴孩,一言未发,低头迈出院门。
  初夏的阳光有点热烈,照在身上,我却感受不到温暖。这样一个灿烂的天气,我却怀抱着一个弃婴,孤单地走在开满鲜花的小路上。
  那一年,我十六岁。
  二
  我没有依从母亲的意思,把她送回原处,而是把她寄养在学校后面孤寡老人徐奶奶家里。徐奶奶今年七十多岁,无儿无女,一个人孤单的住在村尾的一幢竹楼里。对于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徐奶奶显然比妈妈要通情达理得多,她很高兴,豁了牙的嘴巴笑着像五月山岗上怒放的鲜花一样灿烂。
  我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倾城”。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这是李延华写给她妹子《佳人歌》里的句子,在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倾国倾城的句子在我的脑海里像电石火花般炸开。这个一出生就遭到尊重父母遗弃的女孩子,也会有一个人愿意为她倾国,或者倾城。
  倾城很多时候都乖,不哭不闹,这让徐奶奶和我省下不少力气。但是如果哪一天,她没有看到我,她的脾气就会变得很怪,不吃不喝,似在无声地抗议着我对她的冷淡和疏落。
  每次下课后,我第一时间去徐奶奶家里陪她,帮着徐奶奶做些重体力活。徐奶奶是个很好的女人,对待倾城,就像对待亲孙女一样亲昵。徐奶奶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听说她唯一的儿子,在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了,与她相依为命的徐爷爷于三年前病故。这几年来,她一直靠着政府的救济艰难渡日。
  倾城的到来,给她清贫的生活,无疑是雪上加霜。我不能让这样一个孤苦可怜的老人,再次面对生活的艰辛,我必须自己想办法养活这样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孩。可目前最大的难处就是倾城的吃饭问题。徐奶奶那一点点微薄的救济金,只是解解燃眉之急。
  我压缩了自己所有的生活开销,还是远远不够。当然,我更不敢伸手找父母要钱,只好自己赚钱来养活小倾城了。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晚报里分发报纸。就是把当天发行的报纸,按地片区域整理出来,交给邮递员分发。这工作看似轻松,其实也是个辛苦且累人的活儿。长时间下蹲,刚站起的时候,常常供血不足,眼冒金花,双眼发黑。这样一天下来,我能赚到二十元钱,有了这二十元钱,就可以让小倾城三天不会饿肚子,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三
  家里人终于知道了倾城的事。出乎意料地是,母亲这次居然一句责怪的话都没说,她望着我,从怀里掏出一些大大小小的票子,声音仍然是冷冰冰的:“徐奶奶年事已高,照顾自己尚且吃力,何况还要照顾这样一个婴儿。拿着这笔钱,把她送到福利院吧,让国家来养活她。”
  显然,母亲还是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路边拾来的孩子。我默默地转过身,回到徐奶奶的小楼,徐奶奶正逗着倾城,竹楼里不时传来祖孙俩一阵阵欢快地笑声。
  徐奶奶说,晓蛮,只要我还活着,这丫头我都帮你照看着,你就安心读书吧。好好读书,你才有能力照顾好倾城这丫头。自从有了倾城之后,我发现徐奶奶似乎比以往更年轻了。在她单调简陋的小楼里,时常传来一老一少欢乐的笑声歌声。倾城在徐奶奶精心照疗下,一天比一天长大,慢慢地学会了走路,还会一些简单的词语。
  随着倾城的一天天长大,开销也一天比一天增多。我除了双休日去报社分发报纸之外,还做了两个初中生的家教老师。很多时候,我都感觉自己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来,快要崩溃了。但当我看到小倾城明媚灿烂的笑脸,听到她清脆稚嫩的声音,所有的艰难和辛苦一下子都烟消云散了。
  我有个最好的哥们叫云散。他父亲是镇里煤矿老板,在同学们当中,他算是有钱的公子哥儿。他知道了倾城的事情,郑重地对我说:“晓蛮,还当我是兄弟不。这积善成德的好事,可不能让你夏晓蛮一个人独占了,得分一半给我啊!”
  有了云散的资助,我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也有了更多地时间复习功课,不然,老妈那边真不好交代。母亲知道拗不过我,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提醒我不要耽误了学习,给我的生活费比以前增加许多了。
  五年之后,徐奶奶无疾而终。这时候母亲才勉强同意把倾城接到家里。可是,倾城好像并不喜欢我的那个家,也包括我的母亲。她不让母亲抱她,也不接受母亲给她的任何东西,除了我,我家里的任何人,她都不大理睬,她完全跟我那个家庭格格不入。
  那时候我已经离开家乡,在南方一所大学里念书。倾城也五岁了,在小镇幼儿园里上大班,暑假过后就要上一年级了。
  每次我离家上学,倾城都抱着我的腿,哭得昏天地暗。徐奶奶死后,我似乎成了她唯一的亲人,可是这时候的母亲,仍然是一副铁石心肠,冷漠地站在一边,看着我:“晓蛮,你现在该知道了吗,捡一个小孩,不像是捡一个小猫小狗那么简单吧!你看,这丫头脾气这么倔,又不愿意跟着我们,你又要上大学,这可如何是好?你总不能带着一个孩子上课吧。”
  带着一个孩子上课。母亲最后一句话提醒了我,对,带着倾城去学校。回南方的列车上,倾城紧紧地偎依在我怀里,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声音轻轻地:“晓蛮哥哥,你可别不要我,丢下我,我自己没有家。”
  四
  再一次看到倾城,她已是个一年级的小学生了。
  夏晓蛮在学校旁边租了一套小居室,添置了一些简单家具,就成了他们临时的“小家”。第一次迈进这个小家,刚好是下午五点,倾城在阳台上写作业,晓蛮在厨房里浓烟滚滚的炒菜。
  透过烟雾缭绕的轻雾,我看到一张青春洋溢的脸,抖动着锅铲,那潇洒的姿势,娴熟的动作,俨如一个家庭妇男。不大一会儿,几盘小菜就上桌了,我悄悄伸手拈起一小块豆角,放进嘴巴,味道还真是不赖。
  三人落座,晓蛮从楼下小店里赊来几瓶啤酒,一边开酒,一边笑道:“老散,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儿。高中一别,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多久?我笑了笑。望着眼前这个跟我从小玩到大的男孩子,仍然是高高瘦瘦,弱不禁风的样子,不同的是,他的脸上较之同龄人多了三分沧桑,七分成熟。也许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七年前一个小小举动,竟然改变了他的一生。
  倾城坐在一旁,默默地低头吃饭,神情冷漠而淡然,默默地听着我跟晓蛮喝酒谈天,不发一言,只是偶尔起身帮我们添茶倒水,除此之外,则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
  这个小姑娘,模样较之两年前倒没有多大改变,除了身子长高些,仍然是面黄肌瘦,呈一片菜色,性格有些沉默寡言,有着与她这个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与冷静。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瑞士怀表,递给倾城,笑道:“倾城,这是云散哥哥特地送给你的礼物,喜欢不。”
  倾城没有接,而是眼光瞟向夏晓蛮,晓蛮冲她点点头,微微一笑。她这才伸手接过怀表,低声说了声谢谢,表情中看不出一丝地悲喜。
  我忽然想起金庸笔下幽居古墓的小龙女。想不到夏晓蛮这样一个热情似火的男孩子竟然调教出一个冷若冰霜的古墓派弟子。更让我意想不到的,这样一个古墓派弟子,竟然也会跟我的人生扯上莫大的关系。人生的际遇,真是有太多太多地未知和神秘莫测,永远都不知道迎接我们的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也无法预料我们的明天会怎样?
  我一直以为,夏晓蛮和倾城的故事,就像童话里写的那样,他们在他们的城堡里,过着幸福而快乐的日子。可是,仅仅只是数月的时间,这一切的一切都改变了,改变得让我措手不及。
  五
  一年之后,当我再一次回到南方这座小城,看到夏晓蛮,这个热血方刚的大男孩,跟一年前简直是判若两人。眼前的晓蛮静静躺地病床上,形容枯瘦,一张脸苍白得看不见一丝血色,唯有一双乌黑的眸子,灼灼发光,有如亮若星辰的寒星。
  我悄然扭过头,一行热泪潸然而下。那个对着阳光灿烂微笑的阳光男孩,那个骑着单车在风中歌唱的少年,那个站在街头缄语默不语的忧郁诗人,那个牵着倾城的手奔走在大街小巷的活力青年……
  此时,他安静的躺在病床。一夕残阳,透过窗纱,照在他的脸上,是一种透明的白。夏晓蛮微笑着,望着我,对着一旁默默垂泪的倾城,声音温和:“倾城乖,去外面玩一会儿,我有话跟你云散哥哥说。”
  倾城望着我,极不情愿地从夏晓蛮身边站起来,默黙走向门外,临出门,她回眸一瞥,那目光像一道尖锐的刺扎向我的心头,半是忧郁,半是疼惜,半是无助,半是……
  那一刻里,我的眼前渐渐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雾气,夏晓蛮,倾城,这两个红尘中极为普通极为平常的两个人,此时似有着一种无形的力量,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走向他们,走进他们那个温馨而可爱的童话王堡里的世界。
  第二天,当我和倾城醒来的时候,病床上已不见了夏晓蛮的身影。洁白的床单上面,只有一封信,像一片百合花的花瓣,安安静静地绽放在阳光里。
  “云散,倾城: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了。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我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走完。对不起,云散,我把这么艰难的任务留给了你,谁让你是我最好的兄弟呢?倾城是很乖很聪明的孩子,请你一定要好好的对她!对不起,倾城,请原谅晓蛮哥哥的自私,等不及你长大就离开了。我不在的日子,一定要乖,一定要听云散哥哥的话。我很好,勿以我为念……”
  六
  我很好,勿以我为念!
  我的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这是夏晓蛮最后留给我的话。昨天,晓蛮告诉我,他得了一种不治之症,再没有能力继续照顾倾城了,请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到倾城长大……
  我强忍着泪水,拉着倾城的手,离开那家医院。从此,照顾倾城成了我生活里的全部。倾城是个很安静的女孩子,她的这种出乎异常的安静,反而让我有些担忧。她沉默,少言寡语,时常一个人望着天空发呆,时常一个人对着黑夜喃喃自语。这个正处于金色年华里的温婉少女,本应是天真烂漫,活泼可爱的。可是,她的忧郁就像这夜晚的繁星一样,那么密,那么多,那么的让我心生怜惜!
  那时候,我父亲的事业正做得风声水起,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特地在我就读的学校旁边替我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套房,并请了一个阿姨照顾倾城的饮食起居。刚开始,倾城对我很是疏离,很是恭敬,我不问,她从来不会多说一句话。
  这孩子心中有座冰山,夏晓蛮就是那块冰,而我就是融化这块冰的阳光。学习之余,我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陪伴倾城。倾城,即使全世界都可以遗弃你,只有我跟夏晓蛮是永远不会的。晓蛮交到我手中的接手棒,我一定会圆满地继承下去。
  随着时间推移,倾城的话多了,人也会变得活沷些。她有时候会向我讲一些她跟夏晓蛮生活时的趣事。她讲晓蛮第一次做的饭,稀饭不是稀饭,干饭不是干饭,俩人吃了之后,拉了一天的肚子;她讲她第一次跟着夏晓蛮去德克士吃汉堡包,将番茄酱挤到了临桌客人的衣服上,她讲他们在新华书店的地板上看《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倾城讲这话的时候,明媚生动,那种从心底溢出来的幸福感真的让人感动。从小到大,
  倾城的成绩一直很好。她有着过目忘的超强记忆,任何一篇课文,她只要看过一遍,就全能背诵下来。有一次听她念道:“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时,心里不禁一沉,这首高中语文里才有的诗词,这般小小年纪的她怎么会知晓?更有一次,她跑过来跟我说,云散哥,晓蛮哥哥给我起的这个名字,原来是李延年写给他妹子里的诗句啊!
  是的。夏晓蛮给你的名字,是缘于那首“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可是夏晓蛮,如今你在何处?难道你的病真的是无药可医了吗?自南方那一晚之后,虽然我们多处打听,却再也没有听说过关于夏晓蛮的任何消息了。
  我望向窗外,窗外是一片蔚蓝的天空,朵朵白云,须臾分离,安静而祥和。夏晓蛮,你在哪里?你还活着吗?我终没能负你所托,将倾城哺育成人。如今的倾城,已是南方某高校医学院里的高材生,她就读的院校正是当初晓蛮你所在的那所大学。
  七
  我就是倾城。
  我没有“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容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寻常女子。我不知道我的出生是一种怎样的错误,让我一来到这个世界就遭受到亲生父母的遗弃。是的,我是一个弃婴,一个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的孩子。但所幸的是,这个社会并没有完全遗弃我,总有那么一些人,爱我,关心我,让我这颗孤寂脆弱的灵魂得以延续下去。
  他叫夏晓蛮,一个像初夏阳光绽放般的男孩子。如果没有他,我想我的生命会终止在十八年前的那个夏天。如果真是那样,我也无悔无怨,也许生命终是一场归宿,迟早而已。我感恩上苍,让我们有幸遇见,让我可以继续逗留在这个世界,延续生命和生活给予的精彩和无奈。可我不明白的是,我最爱的晓蛮哥哥,为什么会在十年前的那个夜晚,悄悄离开了我?难道我真是一个不招人喜欢的坏孩子?或者一个不祥的孩子,为什么最亲的人总是离我而去?
  晓蛮哥哥,我知道你离开我是原因的?但你可知道,这些年,我可一直在想你?不管你有多少的迫不得已,你为什么那么恨心?为什么不留下来让我一起与你分担?我不知道你得了什么严重的疾病,可是这十年来,你好了吗?你还活着吗?无论如何,小蛮哥哥,我都要找到你,我真的很想你!
  这十年来,你知道我是如何渡过的吗?云散哥哥对我很好,一直很好,可是在我的心里,真的很想念你,还有徐奶奶。你们是最早走进我生命里的人,也是最早离开我生命里的人。上天竟然要跟我开一个什么样的玩笑?
  冬天来了,广州的天空是微湿的。阳光明媚,风却很大。站在天河的桥上,望着那些川流不息的人群车龙,我不知道他们在追逐着什么,但在我的心里,我只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我想起多年前夏天,我们站在夕阳下,看着阳光一点点的消散在时光里。我想起徐奶奶,她做的鸡蛋饼真的很好吃。多少年没有回到那个城市里,我真的很想她。
  云散哥哥说,他明天陪我一起回到我们的那个小城,去看徐奶奶。是的,这么年没有去看望她老人家,她一定会不高兴的,一定在怪我不乖。你们不在我身边,一直很听话,听云散哥哥的话,听老师的话,我想信总有一天,我一定可以再次见到你。晓蛮哥哥,我真的很想你。我知道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一定有一个人,像我一样的思念着。
  八
  回到小城的时候,我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那些散发着泥士芬芳的乡间小路早已看不见了,眼前的路,是又宽又敞的柏油马路,那些低矮的平房也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一排排整齐的高楼大厦。
  我终于打听到晓蛮哥哥的家。仍然是一排小平房,与周围的高楼大厦显得格外不协调。门开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走了出来,眯着一双眼睛,问:“你们找谁?”
  “夏妈妈——”
  我的泪压抑不住地流了下来。这就是当初那个弃之我不顾的晓蛮哥哥的母亲?这就是那个硬着心肠看着年少的晓蛮哥哥抱都着我一步步离开家门,都漠然无视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我却没有一点的怨恨,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近感!
  “你是……”
  我望着眼前这个老妇人,佝偻着身子,饱经风霜的脸上,是一条一条深深浅浅的皱纹。岁月在她的脸上着上重重的痕迹,而我却在怀念,那一年的夏天,站在阳光飞舞的少年。
  我是倾城。
  倾城?她低声重复着,忽然她抬起头,望着我,满眼地惊喜,你真是倾城?随后,她紧紧抓住我的手,颤声道:“你就是当初晓蛮从路边捡来的孩子?”
  我点点头,任由她捏疼我的手。
  她的手,枯瘦,坚硬,布满星星点点的老年斑。
  我就是从路边捡来的野孩子。
  老头子,老头子,你看,谁来了。她的话有些激动,声音也高吭了许多。
  谁啊。门帘一挑,一个须发皆发的老人从房间里走出,望着我和我身后的云散,目光愣住了。
  “夏伯伯,我是云散。”云散哥先伸出了手。
  “云散。我想起来。”老人点点头:“你是晓蛮的铁哥们儿云散,父亲是镇上开矿厂的。”
  “老人家记忆真好。”云散哥笑了,递上我们带来的礼物,老人没有接,而是望着我们,轻轻地叹气。
  晓蛮呢?云散哥问。
  这才是我们此行的真正目的。这么多年来,没有晓蛮哥的消息,我们不得不从二老这里打开缺口。晓哥虽然因为我的事情,跟家里闹出不快,可是他毕竟还是很个有孝心的好孩子。
  跟我走吧。
  老人取下外套,围巾,然后柱上拐杖。我赶紧上前扶住老人的胳膊,内心忽然变得激动起来,终于,终于要见到晓蛮哥哥了。
  穿过小巷,走过大街,拐进一条靠近后山的小路。这是去哪?我和云散面面相觑。
  去哪?我问。难道晓蛮住在山上,隐居做了世外高人?老人没有做声,只是默默在前面带着路。
  拾级而上,两旁是青色的麦苗。绿油油的,很喜庆的连成一片,像是一张巨大的绿色地毯。老人脚步稳重,一点儿都不像是有着七十岁高龄的老人,云散哥有些气吁呼呼,我回头冲他一笑,这长时间缺乏锻练的人,身体素质就是差。
  到了。老人坐下来,望着我俩,神情黯然。
  到了?
  我们环顾左右。
  老人指着身旁的一个小小土堆,道,这里面躺着就是晓蛮。
  晓蛮?
  没有墓碑,连一个像样的坟都没有。
  可是在这个小小土堆里面,躺着就是我最爱最爱的晓蛮哥哥?
  我不相信。
  我敢不相信。
  我亲爱的晓蛮哥哥,安静地长眠在一捧黄土里,跟我一句再见的话都没有说。
  九
  回去的时候,阳光很灿烂。
  我搀扶着夏伯伯一步一步地从石阶上下来,心情沉重到极点。
  这不是我想要结果。
  回去的路上,我们三人,谁也没有说话,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下来了。
  这本是一段很短的路程,我们却走了很久很久……
  老人说,晓蛮回来的那年冬天就走了,他走得很平静,一点痛苦都没有。他说,有云散照顾倾城,他是很放心的。
  老人从怀里摸出一个用红绸布包,打开之后,是一枚木头制成的手镯。
  老人说,这是晓蛮亲手做的,他说,你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我郑重地接那个木镯,深柴色,如漆般呈亮,触之温润如玉,淡淡地散发着紫檀的香气。我仔细地抚摸着它,仿佛感觉到有一双温暖的手,正牵着我,向花开的声音里奔去。
  在手镯的内壁上,刻着极为细小的几行篆体字“紫檀未灭,我亦未去”,后面缀着更小的落款:夏晓蛮。
  紫檀未灭,我亦未去。忽然间,我感到一种温暖,像极了此时的阳光,正一寸一寸的从肤肌向心头蔓延,晓蛮哥哥,谢谢你。
  十
  我三十八岁那年,倾城跟我结婚了。
  那一年,她二十三岁。
  倾城说,她这辈子最幸运的是遇见了夏晓蛮,最幸福的事是嫁给我。
  她说,这个世界上有如此的两个人真心爱着她,她的一生就没有白过,也不辜负当初晓蛮从路边救了她。
  她一直过得很快乐。
  她快乐了,我就快乐了。
  每年夏天,我都会陪她去过很多地方。她说晓蛮最喜欢的是夏天,于是我们去追逐夏天,从北回归道到太平洋西岸,我们一直在跋涉。终于在那个秋天,岁月静好的秋天,倾城躺在我的怀里,静静地睡去了。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年,她五十九岁,院子里的菊花开得真是灿烂。
  倾城的事业一直很顺,从东南亚到北欧,她做得风声水起。还有,我们在各国各地,建立了二十多所孤儿园,收留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
  但是倾城却愿意花费更多时间陪着我,陪着孩子,对了,我们有一个孩子,是个女儿,叫念夏。她接替倾城管理着公司,很优秀,出类拔萃的年青人。她是倾城的骄傲,也是我的骄傲。
  我常常想起倾城的样子,扎着小辫子,冷冰冰的小脸,是满脸的严肃。我也想起晓蛮的样子,挥汗如雨的和我蹲在报社里小房间里分报纸的情景,这一切,似乎还是昨天,可是又感觉很遥远了。
  倾城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走,只带走了晓蛮留给她的那个紫檀手镯。我想起晓蛮离开的那个早晨留给我们的信:
  “我很好,勿以为念……”
  
  
  
  
发表于 2017-8-22 16: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首赏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8 11: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全月 发表于 2017-8-22 16:15
首赏佳作,问好!

感谢,请多指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映山红网-鄂北最具影响力的地方网站! ( ICP备12009500 ) | 公安机关备案号:42138102000140 文明上网,不传谣言。映山红网站帖子由网友发布并不代表网站官方之意见及观点。

GMT+8, 2019-9-18 01:18 , Processed in 0.22610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