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山红社区-映山红论坛|映山红网|广水网|广水搜房网|广水房产网|广水租房|广水楼盘|广水论坛|广水家政网|广水人才网|广水信息网

广水桃源村
广水精神
民行信业
楼主: 润物细无声

烽火岁月--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的回忆录(全文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3-16 07:5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6# 润物细无声


   战争真是残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3-16 08:3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六、镇守高平

3月1日下午5时许,我们到达高平市区,接替162师484团,担任防守高平的任务。此时,高平市区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我军人员,用南阳一位汽车兵的话说“满城都是中国兵”—— 红星照耀了整个高平。

高平是越南高平省的省会,越北重镇。三面环水,平江流经高平市,市区南面的献河在市区西部注入平江。平江蜿蜒曲折,两岸山石嶙峋,洞穴众多,江边绿树成荫,翠竹丛生,地形复杂。从市区的房子到江边之间,是大片的菜地,种着菠菜和象圆萝卜一样的椰菜。高平地区原来部署着越军的精锐部队346师,还有民军、地方部队、公安屯等武装力量。我军占领高平时,越军的主力部队已经无影无踪。

我们480团的任务和具体部署是:防守高平市区,控制高平各要点及确保连接我军交通运输线的三座大桥安全。一营占领献河南岸制高点,对太原之敌警戒,防止敌人从西南方向对高平形成威胁;二营为团预备队,配置在平江北岸制高点,防止敌人从北部对高平造成威胁;三营守卫三座大桥,七连、八连和我们九连分别守卫一号桥、二号桥、三号桥,确保大桥万无一失。团指挥所随二营行动,设在平江北岸385高地附近的省粮食局仓库旁,距铁路桥不远,是法国人当年修建的地道。据说能抗六七级以上地震,其坚固程度可想而知。团直各分队部署在团指挥所两侧。

我们九连守卫的是一座铁桥,宽约10米,长约150米,距离江面的高度约15米,据说是当年法国人修建的,桥的这端是地势平缓、建筑物密集的高平市区,桥的对岸是树木茂密的山峰,山腰上耸立着一座法国人当年修建的教堂。连长戴宗武命令三排加两个火箭班驻守桥南;连指率一,二排加炮班和炊事班驻守桥北,全连沿平江河岸构筑工事和猫耳洞。

部署完毕后,四排长张世才指挥炮班,在岸边架起两门60迫击炮进行试射——两支可爱的“猴子”坐在了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嘭”的一声,炮弹带着哨音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弹头象高空飞翔的小鸟一样清晰可见。只听“咣”的一声,对岸山坡处冒出一股白烟——炮弹准确命中目标。看样子,这种小炮的爆炸威力与手榴弹差不多。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观看60炮射击,感觉很新奇,真想也上去试两把。

有效保护自己,才能更好地消灭敌人。作为连队文书,我和卫生员、司号员一起,在平江岸边挖了一个掩体,这里土质松软,不一会儿就挖好了,找来几块水泥板盖上,上面再铺上一层厚土就完事了。自以为干得很漂亮,到其他班排挖的掩体一看,立即傻了眼:四排长张世才等老同志,是在一簇簇竹子的根部底下挖的掩体,真是下了大功夫,炮弹落在上面只会炸竹子而炸不到掩体;而我们的掩体,炮弹落在上面肯定完蛋,不被炮弹炸死,也会被水泥板砸死,这可不能图省事啊。天色已晚,重新挖掩体来不及了,先对付一晚上,明天再说吧……

一夜无战事,只有远处零星的枪炮声,重修掩体的想法也随之抛到了九宵云外。

3月2日,天刚亮。我走到平江边,准备洗一下脸,只见几个战士挽着裤腿,正站在江水中洗衣服;有几个吹事兵站在江水中淘米、洗菜,三三两两的战士在江边闲聊、看风景。清澈的江水缓缓流淌,江面上晨雾辽绕,江对岸山影朦胧,人和自然构成了一幅绝妙的美景。不知怎么的,竟联想起名画《清明上河图》上的情景——我曾经多次看过仿制的《清明上河图》画展。

我正被平江两岸的风景陶醉着,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人们都象画中人物一样静止了,我身边一名战士的手指中了一块弹片,立即鲜血淋漓。原来,戴宝伟指导员带着通讯员刘俊亮(河南省邓县(现邓州市)元庄乡汲滩人。1978年底入伍。战前由坦克11师补入我连)一大早从三号桥底下经过去查哨,走在后面的刘俊亮脚下滑了一下,不慎踩响了越军埋下的地雷。刘俊亮胸部和头部被炸烂,当场牺牲;戴宝伟指导员身中二十多块弹片,严重受伤。根据上级指示,戴指导员被送回国内治疗,刘俊亮遗体就地用汽油火化,骨灰带回国内。刘俊亮是一个很可爱的小伙子,圆圆的脸上总带着笑容,年仅19岁就这样长眠在了越南平江河畔,只象征性地带回了一抔骨灰。

连队补充了三名从福州军区紧急调来的老兵,真不知他们是怎样穿越生死线到达高平的。连长让我将他们的名字记下来,我犹豫了一下,没有拿出私藏的全连人员花名册——这可是严重的违纪行为,拿出来就等于不打自招啊!

作为连队文书,因为是“非战斗人员”,没有具体的守桥值班任务,我便带着步枪,与三五个战友一起,在高平市大街小巷闲逛,进屋子搜查,胡乱捣腾,找了一条旧毛毯和几件衣服,放进我们的掩体里当床垫。在一间房子里翻出了一张越南青春美女的大照片,让弟兄们争相传看,欣赏了好几天。在几间房子里都发现了塑胶包装的条状物,中间还有间隔,上面的洋文字看不懂,以为是薄荷糖之类吃的东西,便往挂包里装了一些,回到三号桥防守阵地撕开一看,里面是一种半透明的小橡胶圈,不知是什么东东,旁边的几个老兵笑着说:笨蛋,这是避孕套,不是吃的东西!丢人呀,闹了个大笑话。看来,越南也实行计划生育,这一点印象太深了。

市区有一名华侨没有逃走。他的家是一座两层小洋楼,门口帖着中文春联。我们几人坐在门口,与他东拉西扯地闲聊,这名华侨拿有我军某部写的“良民”证明,看起来不象是坏人。看着广西的一辆地方汽车停在三号桥桥头的一个厂房门口,几个民兵在装运钢筋、水泥等物资,觉得不可思议:不知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又怎么平安地将这些东西运回国内,这可是真枪实弹的战场,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他们的胆子真够大的啊。

这天,我们又来到平江边,在一个战友的建议下,我用半自动步枪瞄准对岸一头正在吃草的水牛,准备检验一下自己的枪法,打开保险,扣动板机,枪却没有响。怎么回事?检查发现是枪堂里黄油太多造成的。在此之前,虽然经历了几次战斗,但我没有放过一枪,没想到这枝枪竟打不响!只怨自己太粗心,看着**的表面已经擦拭过,没想到枪堂里的黄油竟没有擦掉,真是害死人啦,这要是真打仗就坏大事了!不敢声张,赶紧找一无人处,悄悄地将这支步枪认认真真地擦拭了一遍。

说来,越南高平人养猪是很有特点的。大概是出于卫生环保的考虑吧,猪圈都远离住房,单独设置在菜地中间,一米见方的木制栅栏犹如一个个小囚笼,每个囚笼里只关一头生猪。有的战士用枪将牲猪击毙,割肉挖肝,用来改善伙食。我也来到一个猪笼旁,对着猪头扣动板机,“砰”的一声,这只猪哼了几下就断气了——我的枪没问题了!

不几天,高平四处都有被打死的生猪,有的被开膛破肚,有的则原封未动,太阳高照,天气炎热,这些死猪很快肿涨生蛆,空气中弥漫出一股股刺鼻的腐臭味。可能是猪肉吃多了,也可能是卫生状况恶化的原因,我拉肚子了,赶紧找卫生员要几片药吃了,这才好了一些。

看来,天天吃猪肉不行,得改善一下伙食。有人到越南人的菜地里挖了一些菠菜煮了,味道不错。平江里应该有鱼吧?连队的一个老兵向江中扔了一个手榴弹,“嗡”的一声闷响,江中立即翻起了一片白花花的鲫鱼;我也扔出一个手榴弹,又翻起白花花一片。我们顾不上脱衣服,下到江水中捞起了一条条鲫鱼,有大有小,不到一会儿就捞起了二十多条。大家还七手八脚地从江底捞起了几辆崭新的凤凰牌单车,不用说,这是越南人逃走时沉到江底隐藏的。这天中午,我们美美地喝了一次鲫鱼汤。

这以后,用手榴弹在平江里炸鱼,就成为了我们的“例行公事”。有一天,我们几个人正站在江水中捞鱼,远远地看见从上游漂下来一具尸体,面部朝上,红帽徽、红领章清晰可见,很有可能是我军阵亡人员。情况不明,不敢造次,我们立即上了岸,这以后再也没人到江中炸鱼、捞鱼了。

这期间,守卫高平一号桥的七连,多次与企图炸毁大桥的小股越军交火。3月5日凌晨,7连驻守的高平一号大桥发生激战,五班长秦跃进和战士饶洁兵牺牲四班长马继才被敌人打中膝盖和左手拇指,连长黄华海受重伤。黄连长腹部中三弹肠子流出,用手捂住肚子坚持指挥战斗,此战毙敌7人,缴获轻机枪一挺、冲锋枪和半自动步枪各一支、炸药包一个。战斗结束后,广州军区前指破例派直升机到高平,将黄华海转运到广西救治,战后黄华海荣立一等功。

守护高平二号桥的八连,2日晚,受到敌人三次偷袭,一次有三名越军傍晚顺河而下,企图炸毁大桥,哨兵发现后将其击毙,三次反偷袭战斗共毙敌4人,捕获敌司务长,士兵各一人。第二天早上,大雾弥漫,能见度仅有几米,41军火箭炮营弹药车在距高平2号桥一公里处遭敌人偷袭,8连奉上级指令前去增援,敌人见状狼狈逃窜,友军和车辆脱离了危险。

我们九连守卫的三号桥则相对平静,只发生过几次零星的战斗。一天上午,我随副连长和另一名战士在桥头查车,一辆军车疾驰而来,我们立即用枪口对准驾驶员,示意停车,一问是刚进入战场的55军车辆,不但车是新的,穿的军衣也是新的,放行时我随手扔给他一块红砖糖,他乐呵呵的笑纳了。有一天,我们在江边看见江面上一个竹排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农民模样的越南人,从三号桥底顺流而下,我们大声喝令其靠岸,看模样女人怀孕快生孩子了,便动了恻隐之心,将他们放行了。事后一想,应该在他们身上仔细检查一下,他们也有可能是乔装打扮的越南特工啊!

从3月4日起,每当夜幕降临,越军就开始对我们480团二营及周边阵地进行炮击。我们的掩体空间狭小,只能半躺着。炮弹一声声呼啸着从头上飞过,在不远处猛烈爆炸。心里默念着:炮弹,你可千万不要落在我们头上啊!

3月8日夜间,几发炮弹落在了二营阵地上,担任警戒任务的二营机枪连重机枪六班长李中华、副班长陶翔光牺牲,天亮后大家从四周找到几块残缺不全的尸骨,还有三名战士受伤,被炸飞的重机枪枪管和枪身散落一地

协同我们480团作战的师火箭炮营多次派侦察兵抵近敌炮兵阵地侦察,测定了敌火力点坐标、距离。3月9日晚8点刚过,敌炮兵188团的炮弹又向我阵地飞来,师火箭炮营迅速捕捉目标,几发试射之后,连续发射的一发发炮弹,拖着长长的弧线,象断线的火龙“唰唰唰”地飞向设在山沟里的敌炮兵阵地,只见高平市东北部几公里外的山后火光冲天,半边天空被染成了红色,不断传来爆炸声和劈里啪啦的物体燃烧声,足足烧了一个多钟头。这一仗彻底摧毁了越军188炮团的炮兵阵地,以后再也没有敌人的炮弹光顾我们480团高平阵地。

回首我们镇守高平的13个日日夜夜,总的感觉不象是打仗,而象是一次难忘的异国旅行,那不时传来的枪炮声,倒象是过年的一声声爆竹。感觉很新鲜,景色很美好,伙食也不错,只是睡的地方差了一点——在阴暗潮湿的地下掩体里。虽然有战斗,也有牺牲,有时心里会很难过,但这种感觉很快就淡化了——必竟我们大多数人都毫发无损地活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6 08: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似乎问到了战火的硝烟,那是一段难忘的军旅生活!人呀,经历得越多回忆起来就越有韵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6 11: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6# 润物细无声


    {:9_28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6 18:3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2# 润物细无声


    你大幸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6 21: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0# 期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6 23:2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旗飘飘 于 2011-3-16 23:28 编辑

真实的战争记录,看后让人震撼,也让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们认识到了战争的残酷和和平的珍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3-17 07:53: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七、轻松撤退

根据上级命令,3月13日12时45分, 我们480团将防御阵地和守桥护路任务移交给兄弟部队,开始交替撤退。早在3月5日,我国政府已经向全世界公开宣布了撤军的消息,由于我们身在战场,没有收听收看,上级出于“稳定军心”的目的,也没有传达,作为“当事人”的我们,竟毫不知情,不知道这场战争要打多久,也不知道我们在高平还要呆多久。8 [# ~1 B* d) i) g0 R0 x军人,军营,战友,军嫂,军歌,军校,军网,老兵,战士,士兵,中越战争,军品,军营民谣,军婚,民歌,唯美音画,军旅文学,转业复员,退伍军人,军歌嘹得知撤退回国的消息,大家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兴奋与喜悦挂在每个人的脸上——永别了,越南;永别了,高平;永别了,这一分钟也不想多呆的战场。

部队乘坐汽车,经高平、弄压、茶灵,沿公路线缓慢向国内撤退,沿途公路两侧地势较为平缓,也不见茂密的森林,各高地要点都有我军部队防守,没有遇到敌军任何袭击与拦阻。部队当天下午从宁明龙邦关口进入我国境内,当远远看见关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时,我们不禁欢腾起来,从心底发出呐喊:啊,亲爱的祖国,您的儿女回来了!

当晚,部队在龙州田间露营,虽然仍能听到远处的枪炮声,但感觉安全多了,睡觉也踏实多了。进入国境后,部队经吕平、靖西县(不过桥)、化峒、湖润、硕龙(距离国境线12公里)芦山、雷平、新和、崇左、罗白、板利、光西林场,行驶247公里,于3月14日下午3时到达广西扶绥县柳桥公社光西林场独山生产队的临时驻地,正式结束了撤军回国的行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3-17 07:5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扶绥休整

部队到达广西扶绥后的任务主要是休整、战评、总结,并根据中越边境后续情况做好随时重返前线的准备。

到达扶绥的第二天,部队放假,我与其他许多战友一起,一大早赶到扶绥的一个小镇邮政所,排着长队,给家里发去了“平安归来”的电报。这是我平生做的最正确的事情之一,直到身为人父后,我才充分理解父母对儿女那种牵肠挂肚的心情,用文学语言形容就是“舐犊情深”。

部队在驻地隆重召开追悼大会,主席台上挂满了烈士的遗像。许多在战场上没有见过面的战友,在追悼大会上见面了,没有喧哗,没有握手,也没有拥抱,第一声问候不约而同: “兄弟,你还活着?!”

天空阴沉,细雨纷纷,团首长声音哽咽地致悼词,台下整齐排列的队伍一片肃静,战士们眼中饱含泪水,有人发出了抽泣声。曾经朝夕相处的战友,从此阴阳相隔,情何以堪。他们正值青春年华,美好的人生刚刚开始,便被残酷的战争夺去了生命,苍天为之哭泣,高山为之肃立,江河为之致哀。战友,你安息吧,我们会永远记着你们的!

部队进行评功评奖。代理指导员张祖祥让我写连队的“战斗事迹”,可我不知从何写起,我没有亲眼看见我们连消灭一个敌人,不能乱写啊,最终也没有完成任务。评功评奖的原则是牺牲和受伤人员优先考虑,我们连战士刘俊亮牺牲、指导员戴宝伟受重伤,通信员常计宝也受了伤,都被评为三等功,还有其他5人被评为三等功。开始,连长戴宗武告诉我,由于名额有限,我没有评上功,只能评嘉奖了。后来,据说增加了评功受奖的名额,我由嘉奖改为了三等功。连队评功评奖的氛围很好,没有任何人争功争奖,想想那些牺牲和受伤的战友,我对立功受奖没有任何奢求。说句良心话,我始终觉得我这个三等功是“捡”来的,因为我毫无战功可言,只不过跟着部队在越南战场上走了一趟而已。后来,连队推荐我上军校,这个三等功可派上了大用场,因为我年龄大了半岁,如果没有荣立三等功可延长1岁的“优先”条件,我就不能上军校了。

连队的收音机打仗时没有带出境,扶绥休整时,我经常把它带在身边,收听越南电台的中国话广播。越南电台不断广播我方被俘人员 “自首”、“觉醒”“忏悔”的录音。对他们广播的这些内容感到十分气愤。这时我才意识到,我违规将全连人员花名册带出境是多么严重的问题,如果它落在了敌人手里,被敌人用来作欺骗宣传,那我就是中华民族的罪人,如果我牺牲了,可能连烈士都评不上——死有余辜啊。

从当时的一张《参考消息》上了解到,越南在这场战争中损失惨重,除大量越军与平民伤亡外,越南北部耽误了水稻播种的季节,当年粮食严重欠收,还损失了近10万头耕牛,战争的累累伤痕需要很长时间愈合。了解到这些,并不觉得高兴与痛快,越南当局自食其果,罪有应得,只是连累了许许多多的越南无辜老百姓,可惜复可悲。

部队仍在休整。根据师政治部宣传科的通知,我打好背包行李,提前离开广西扶绥,跟随师机关的闷罐专列北上,在领导的关照下,在武汉下车到战斗报社送完稿件后,顺道回了一趟湖北老家,成为家乡第一个从战场回家探亲的兵,不时有战友的父母亲人前来打探各种消息,一时在家乡成为“最受关注的人”。当我返回河南原阳部队驻地时,我所在的九连已经由城南营区搬到黄河大堤边上的“堤东”营房了。

参战回国后,一切归于平静,战场上的各种恐怖场面不时出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这种感觉特别强烈,有时听到一声响动,便条件反射般地以为“有敌情”,偶尔听到一声巨响,以为敌人又打炮了,本能地选择隐蔽与躲藏。有的战友半夜突然惊叫着从床铺上掉到了地上。这种状态叫“战争后怕”,也是战争的一种后遗症,需要时间慢慢调整精神状态。半年后这种感觉慢慢减轻了,直至完全消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7 08: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2# 润物细无声


    打进越南{:9_36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映山红网-鄂北最具影响力的地方网站! ( 鄂ICP备1200950 ) | 公安机关备案号:42138102000140
文明上网,不传谣言。映山红网站帖子由网友发布并不代表网站官方之意见及观点。赞助电话:18271519702

GMT+8, 2019-3-20 07:25 , Processed in 0.06713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