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山红社区-映山红论坛|映山红网|广水网|广水搜房网|广水房产网|广水租房|广水楼盘|广水论坛|广水家政网|广水人才网|广水信息网

广水桃源村
广水精神
民行信业
楼主: 润物细无声

烽火岁月--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的回忆录(全文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3-14 08:2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悄然出境

21日晚上,我们9连连部驻在思州大队第三生产队一个壮族老乡家里,这户人家看起来日子过的还算殷实,砖瓦房虽然有些陈旧,但屋顶有木质的小阁楼,可存放粮食和杂物。一家人对我们很热情,一进门就给我们端上用炒糊的稻米冲制的甜茶(类似于我湖北老家用糖水冲制的爆米花),这家大人因不懂普通话的原因,都不怎么说话,只有上初中的小女孩很活跃,“叔叔”不离口,普通话讲得很流利,副连长给她东西她也坚持不收,特招人喜欢。

第二天上午,我给全连分发子弹,有的战友多拿,我也没阻拦,我也给自己留下了足够的子弹,子弹多的是啊。上级规定,所有人员留下背包行李,身上不准带有任何有文字的纸片。当时我想,如果没有花名册,我在战场上怎么完成人员伤亡、装备损耗的上报任务啊,指导员再问情况,我还说不清楚怎么交待呀,于是将全连人员花名册悄悄地揣进了口袋里。事后才明白,这种违纪行为,有可能会产生十分严重的后果。中午13时30分, 我们480团的部队全副武装登上汽车开拔了。

我和司务长郎明奎及炊事班乘坐一台车,司务长坐在驾驶室,我坐在车厢上靠车头的位置,由于有车蓬,外面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车队卷起的滚滚红尘。没有人告诉我们,部队要往什么方向开,要开到哪里去,我寻思:柬埔寨是肯定不会去了,看来我当初的判断错了。想着、想着,不一会儿就开始犯困了……

车队在黑夜中开灯疾驶,前看不到头,后望不到尾。夜已经很深了,正沉睡中,突然 “轰”的一声巨响,我的背部被重重地撞击了一下,心中一惊:坏了,撞车了!原来,与我们相撞的是一辆反向而行的军车,对方是一辆空车,两辆车并无大碍,我们也没有下车。司务长简单寻问并登记对方单位、车号、姓名后,各自继续开车。幸亏车撞的不严重,要不然,我们“出师未捷身先死”,那就太冤了!


天亮了。灰尘满面的车队在山谷间穿行。举目四顾,远处是连绵不断的群山,公路两边是不断闪现的稻田、芭蕉、竹林和各种叫不出名来的亚热带植物,真有一种“车在山中走,人在画中游”的感觉。从太阳的方位判断:车队一直在向西进行。快到云南了吧?


汽车在一处较为平缓的山坡处停了下来。行进的车辆、大炮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抓紧时间拉尿、喝水、啃压缩饼干。公路边停着几辆反向而行的汽车,我悄悄地走过去,向车厢里一看,惊呆了:我的妈呀!车厢里横七竖八地堆满了牺牲人员的遗体,几辆车都装满了遗体,有的车后面还挂有小拖斗,小拖斗里也装着遗体,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袭上心头,这一幕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那一刻,我立功当英雄的信念动摇了,真后悔当初没有争取留守……

天刚蒙蒙亮。汽车一跳一跳地驶过一段临时开辟的山间土路,一个急转弯后,停在了半山腰的一块平地上。向山下看去,只见路两边数不清的推土机,挖掘机,压路机仍在作业,有一段路是用长约三米的圆木铺成的,车辆,火炮、装备、人员挤在一起,有点象电影《南征北战》中“国军”抢占凤凰山的情景(失敬了,请480团的首长和战友们原谅)。全车人员集合,刚受领任务的司务长宣读了战场纪律,大意是:拒不服从命令、临阵脱逃、被俘变节、不抢救伤员、遗弃烈士遗体等等,都要军法论处,没有直接说“枪毙”——心情更加紧张了。后来才知道,这里就是广西那坡县的边境小村 “埝井”,距离云南还远着呢。这里地理条件复杂,紧靠中越边境分界线119、118号界碑。这条简易公路是41军工兵团在我军炮火准备时,紧急开辟的5公里长直接通向越南境内的通道。

汽车翻过一道山梁后,驶进一片开阔地,眼前出现一个村寨,寨前有一条清澈的小河,寨子里好象没有人,远处传来零星的枪炮声,我们已经出境了吧?事后得知,此时是2月24日上午9点45分,我们已经越过国境线,正式进入越南了。回想起来,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出国”,竟以如此的方式,伴随着紧张、恐惧和不断传来的枪炮声。不过,“手续”也简单啊,不知不觉就“出国”了,不象现在左一个审批、右一个审批,还要办什么“护照”,特别是去美国,还要到使领馆去“面谈” 签证,尽问一些刁难的问题,一个问题没有回答好,就有可能被拒签。

进入越南之后,地势骤然变得险峻起来。一座座山峰拔地而起,突兀陡峭。山间的简易公路千回百转,经过前几天的激战,更是崎岖难行。24日11点30分,经过一路颠簸,部队乘车到达越南通农县一个叫“铺中唐”的地方。就这样,我们480团全副武装乘坐急调来的军车,从宁明海渊出发,经崇左、德堡、那坡地区向越南境内开进,三天二夜昼夜兼程480余公里,终于按时到达指定地点——越南通农。

此时,山脚下一片干硬的稻田地上,停满各种车辆、火炮,全副武装的军人和扛着担架的支前民工你来我往,熙熙攘攘。蓝天白云下,四周群山连绵,树木葱笼。前方有一个已经没有人迹的村寨,沿着山坡错落有致地排列着几十间竹楼和茅草房,两间砖瓦结构的小楼鹤立鸡群,显得格外耀眼,据说那是县政府和县邮电局。村寨前有一条流淌的小河,岸边生长着一棵棵芭蕉树和一簇簇翠竹,似乎看不出战争的痕迹。各连炊事班在小河边的土坡上挖坑做饭,散发出缕缕青烟。当时真担心:如果敌机轰炸或大炮袭击,这么多人和车挤在一起,往哪里躲、往哪里藏啊!虽然远处不时传来零星的枪炮声,但上帝保佑,什么险情也没有发生。唉!如果没有战争,这么美好的亚热带风光,将是人们旅游踏青的好地方——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4 11: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润物细无声


    这是一段红烽火岁月!更是中国人心痛的日子!那是一场中国人扶持起来的军事强国,用中国人制造的武器、吃中国人支援的粮食来打中国人的战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3-14 11: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2# 老生常谈


    我们的战士最见不得的就是中粮、中国制造的字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中华山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1-3-14 21: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唉!如果没有战争,这么美好的亚热带风光,将是人们旅游踏青的好地方——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4 21:5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值得思考和回忆的一次战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3-15 08:2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润物细无声 于 2011-3-15 08:31 编辑

                       五、清剿残敌

24日下午3时,我们根据命令,趟水过河,沿一条土路徒步开进,经过村寨的路口时,看见路边躺着几具越军的尸体,由于天气炎热,已经肿胀生蛆,臭味十分刺鼻,路边还有一辆已被烧毁的小汽车,战争的痕迹显而易见,且越来越浓……

当天,我们的作战任务是由通农向安乐前进,配合友军寻歼越军346师,于晚上十一点前赶到安乐宿营。越346师又称“高北师”,属于越军第一军区,驻守高平地区,师部住高平省南俊乡。下辖步兵246、677、851团和炮兵188团。246团是该师主力,又称“新潮团”,抗法战争期间组建,当时为越军总参谋部直属的主力团,曾担任越共中央的警卫任务,参加过边界战役和9号公路战役,擅长运动袭击和防御作战。

部队沿着简易公路疾步前进。刚走上一处山坡,连队一名机枪手,将56式班用轻机枪架在地上装弹夹,只见他用手拍了一下枪后盖,“叭”的一声,一颗子弹从前面一名战士的两腿中间飞了出去, “的确良”军裤上出现了两个明显的枪眼——好险啦!这名战士回头看了看,大家都若无其事地继续行军赶路。

公路两边不断出现死人的尸体,多数尸体身着蓝色棉衣,可能是我们的支前民工,有的尸体明显是越军,也有少数尸体好象是我军人员,尸体都已膨胀腐烂,发出一阵阵恶臭,不得不掩鼻快速通过。至今清楚地记得,公路中间有一具尸体被车辆轧进了泥土里,已经成了肉饼,已经与公路上的泥土混为一体,但可以清楚地看到泥土中的红帽徽、红领章,惨不忍睹。我分析,这可能是夜晚从车上掉下来的烈士遗体,被许多车辆和坦克碾轧过的原因。战争真是残酷无情,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异常悲惨地死在了异国他乡的战场上,他的父母如果知道,该是多么的伤心欲绝啊。

枪炮声越来越近。上级命令我们扔掉一切可以扔掉的东西,轻装前进。匆忙中,我犯了一个原则错误:没有扔掉米袋和两个一公斤重的白铁皮罐头(本性难改,什么时候也不会忘记吃啊),却将雨衣给扔掉了,后来为此吃了大苦头。

部队一会儿跑一会儿走。满身都酱红色的尘土,衣服被汗水湿透,紧紧地帖在身上。我一边走一边撬开一个白铁皮罐头,是蔬菜的,味道还不错,越紧吃了几口,便“赏”给了身旁的战友,许多人轻装时将罐头扔掉了。这时,连队有两个战士跑不动掉队了,连长指示二班长齐建民和卫生员樊友武在后面收容。

部队经过一个叉路口,越往前走山势越发险峻,左侧是深不见底的峡谷,右侧是森林覆盖的高山,土质公路延伸至谷底,活像走进了山高路险的“葫芦峪”。前行不到五百米,骇人一幕映入眼帘:公路边、山坡上,零乱地横躺着几具越军尸体和马匹,树枝上还挂着肠子,到处是被毁坏的武器和丢弃的物资。据说这是友军一支后勤骡马分队遭到了越军的伏击,虽经奋力反击,但由于战斗保障人员和武器弹药少,还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越军被我击溃后,公路两侧高地即被我军控制。

天渐渐黑下来,四周被一层轻雾笼罩,空气中透出些许凉意。突然一阵炸雷似的炮声从天际传来,瞬间公路上的千军万马消失得无影无踪,其隐蔽动作可谓神速——这可是在真枪实弹的战场上,不是闹着玩的,保命要紧啦。警报解除后,部队继续前进。夜色朦胧中,我走到了连长身边,连长看看我背着的米袋子和那支破旧的步枪,笑着对我说:打完仗后给你记功!呵,心里别提有多美,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快了。回想起来,我行军途中之所以没有掉队,是从小练的啊。小时候放牛,与伙伴们漫山遍野地追逐打闹,上高中时每周都要来回走十几公里山路,“飞毛腿”是从小练成的啊。

第一天的行进路线,是友军前几天用鲜血和生命趟出来,我们只是跟在后面轧马路,连个敌人的影子也未见到。晚上十点多,部队到达越北安乐地区的一个山头上宿营。山头上光秃秃的,土质很硬。我准备到山坡下砍些杂草垫在地上睡觉,刚走出十几米,营部一名通信员(比我晚当一年兵)就走上前来,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大声喝斥“你干什么,不想活了!”正想对这个“新兵蛋子”发火,一看徐永培教导员在他的身后,便咽了回去。他做得对啊,万一我不小心被越南特工抓去了,不就糟了吗!这一夜,枪炮声不断,寒气袭人,辗转难眠。第二天,头有点昏昏沉沉,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病倒、千万不能掉队呀!

25日上午8时许,我们480团从安乐出发搜索前进,清剿扣林、魁瓦、魁况至克马诺一线之敌,准备接替友军阵地。下午4时许,前方传来激烈的枪炮声,走在前面的二营与敌人接上火了,战斗异常激烈。二机炮连排长张庆山带领全排接近敌主峰,指挥重机枪压制敌火力点,被隐蔽在附近山洞里的敌机枪火力击中,不幸牺牲,另有十余人受伤。此次战斗,毙敌三十多人,伤敌十余人,缴获武器弹药等军用物资一批。

傍晚,雾蒙蒙地下起了小雨。白天行军时,遇到同一个生产大队入伍的老乡,他给了我一件雨衣,真是雪中送炭。晚上,我裹上雨衣,再扯了一些野生杂草厚厚地盖在身上,与战友们一起,在枪炮声和淅淅沥沥的雨声中美美地睡了一觉,一觉醒来精神好多了。

26日,我们480团进入魁况地区,继续向魁瓦方向搜索前进,寻歼敌346师指挥所。这时部队严重断粮,连队给每个人分了一块煮熟的牛肉当伙食。牛肉是就地取材,枪杀越南人的水牛后连夜煮制的,炊事班的弟兄们也真够辛苦的。

部队通过山谷中的一处水网稻田,成单列队形,拉开间隔跑步前进,有的战士边跑边将身上的东西扔掉了。两边的山林中很可能有敌人的伏兵,此时掉队,其危险不言自明。我快步跑着,大口地喘着粗气,心跳明显加快,也想扔掉沉重的米袋子等东西,犹豫了一下,还是坚持闯过了这一关。到达山头上休息时,大家都直喘粗气,连队有个77年入伍的“老广”(海南人)大概中暑了,跑不动,是几个人架着走上山顶的。时近中午,天空晴朗,太阳火辣辣的,只是偶尔飘过几朵淡淡的云彩。部队分多路行进,我们在一片开阔地里承受着烈日的炙烤,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2月17日从河南出发后就一直没有洗过澡换过衣服,军装上早已结满了盐巴,早晚天凉时硬梆梆的硌人。

远远地看到山丘上有几排集体农庄式的房屋,呈U字型排列,门前的空地上停满了各种样式的拖拉机和农业机械,一溜全是红色。走近一看,全部都是“东方红”系列拖拉机,有轮式的,也有履带式的;有大马力的,也有小马力的,还有犁地、耙地的农机具。不用说,这些都是我国人民省吃俭用无偿援助他们的。想到这点,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对着一个竖在地里的木犁用砍刀狠狠地砍了几刀,让它留下了几道永久的伤痕。

    一路上,除派出的几路尖兵分队在沿途搜索外,部队拉大距离前进。我们又进入到深山老林中,走在类似于“胡志明小道”的密林小路上,没有了太阳的烘烤,浑身顿感一阵清凉和轻松。这一天,我们并未见到越军大部队的踪影,也没发现敌师指挥所的踪迹。只有先头分队在魁况西南和魁会地区遇到零星残敌,被我尖兵歼灭。下午6时许,部队到达魁瓦宿营

2月27日上午8时40分,上级命令我们480团经魁瓦向魁况地区继续搜索,向克马诺方向攻击前进。部队的进攻战斗序列是三营、一营、团指、团直、二营。

高平北部山区多为陡峭的石山,天然洞穴多,森林茂密,人迹罕至,道路十分艰险。中午12时许,我们三营前进至魁况北侧475高地附近,团侦察兵发现左边山头上有敌人活动迹象,团指命令三营分两路搜索前进。此时担任尖兵连的七连已经前进到了475高地右前方山头,情况紧急,时不我待。团指命令八连为尖兵连,向475高地左侧发起攻击,我们9连紧随其后。

战斗打响了。八连在前方20米处的山背上与敌人展开了战斗,枪炮声越来越激烈,连队步话机里不断传来我方人员伤亡的消息。我们在明处,敌人在暗处,地形对我不利。我们就地隐蔽观察,由于山高林密,没有看见一个越军。我们的许多战士,分不清是哪个连队的,大概都是新兵,成群地坐在山脊的光亮处,红色的帽徽、领章分外扎眼,真不懂战术,这不是给敌人指示目标吗?

这次战斗,毙敌二十余人,缴获敌军装备物资一批。我们营副营长冯蒂万牺牲, 8连4班长陈玉文与一名战士阵亡,全营9人负伤,我们9连通讯员常计宝也受伤了。根据上级命令,连长戴宗武指示给养员任亚平率炊事班战士符加提,周兆佳,曹无弟抢运伤员。我们离开战场,撤下山坡时,躺在担架上的一名新兵,不停地呻吟、哭泣,连长戴宗武大吼一声“哭什么,哭个球!”这名伤员立即停止了哭泣。是啊,打仗哪有不受伤、不死人的,不能因此影响士气啊。亲爱的战友,你能谅解吗?

中午1时许,正当我营打扫战场的时候,团长凌天卿、政委梁广双率领团司令部、政治处机关及炮兵分队随一营行进至475高地,突然遭遇东侧无名高地敌人的炮火袭击。凌团长当即命令随队的团直82无后座力炮连、100迫击炮连、高射机枪连迅速占领发射阵地,对敌实施火力压制。一炮连吴连长指挥连队在475高地占领发射阵地,与团火力群两面夹击,五分钟急速射,共发射炮弹八十发,高机、重机子弹四百多发,对无名高地形成火力全覆盖,越军火力点被悉数摧毁。与此同时,一营杨营长指挥步兵一连向无名高地发起攻击。此时,兄弟团队的一支小分队正在向克马诺搜索前进,寻着激烈的枪炮声向魁况奔袭而来,切断了敌人的退路,对敌形成合围。一阵激烈的枪炮声过后,战场恢复了平静。经打扫战场统计,第二次魁况战斗,给敌人以歼灭性打击,共歼敌40余人,击毁重机枪一挺,82无后座力炮一门,我方无一伤亡。

天色已近黄昏,部队继续向前推进,这时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穿过茂密的森林,走在山坡上,脚下的路开始打滑,鞋子也被泥巴沾住。雨下得越来越大,淋湿的军衣贴在身上,前胸后背凉意袭来。有战士们打趣地说,老天看我们十几天没洗澡,给大家免费冲凉啦!乐观的精神战胜了疲劳、饥饿、寒冷,脚下也似乎变得轻松起来。这晚,我们在克马诺的一个小山坡上宿营,依然是枪炮声不断,雨声不停,但丝毫没有影响我的睡眠。

28日,部队由克马诺出发,向武江、寿强地区集结,清剿扣屯、班庄、灵黄地区之敌。这天,没有正面接触到敌人。我们踩着泥泞的山间小路,穿过了一座座山,走过了一道道弯,来到一个山坡拐弯处时,远远看见路边有一具女尸,走到近前一看,穿着越军服装,面部朝下,黑发披肩,身材修长,似乎是个美女,可能刚死不久。年青的战士们不免放慢脚步多看了几眼。

为了滞缓我军行动,几天前越军扒开一座水库,淹没了我们的必经之路,从寿强向高平的前进途中,部队临时改变行进路线,绕行到水浅的地方,快步涉水通过,打破了敌人的伏击计划。温昔日风采-下午4时许,我们走出丛林,来到4号公路边,惊骇地看见树林中有两具被吊着脖子的尸体,距离地面有两米多高,尸体有死前被烧过的痕迹,惨不忍睹,从穿着看,很有可能是被越南特工残害的我军人员。

我们沿着沥青路面的4号公路进入到高平市郊。公路两边长满芭蕉、椰树、木瓜树,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亚热带绿色植物,丛林中不时出现几间茅草小屋。进入市区后,民房则大多以木瓦结构为主,看来越南虽然很穷,但也有城乡差别。党政机关以及其它公共建筑有法式,也有中式的,最高建筑物也只有三层,这是一座融入了西方文化元素,类似我国南方风格的集镇。

在市郊通往高平城区的道路两旁,到处是散落的物品,军用、民品狼籍满地。我和几个战士走进一间小屋,象是一间小商店,里面已经被翻过多次了,没有感兴趣的东西,随手拿了两块象砖头一样的红糖放进了挂包里。

路边有很多丢弃的自行车,但车胎的气都被放掉了,有中国产、也有苏联产。我斜背半自动步枪,随手拾起一辆凤凰牌26女式单车就骑了上去,时快时慢地踩着,随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开进到了越南省会高平。如果那时有照相机,“咔嚓”一下,留下这个既风光又难忘的历史瞬间该有多好啊。

这晚,我们480团驻扎距高平数公里的北侧制高点。我们9连担任团指挥所警戒任务,其余各部驻守对面山头。晚上越军特工队袭击,对面部队一名哨兵阵亡。

五天的清剿作战,既有行军的疲劳、战斗的紧张,也有一路风景、一路新鲜。沿途欣赏了越南山连山、水连水的美丽风光,不时看到大转盘似的轮式水车,利用水能向高处提升灌水;水流冲动的木头舂米机,古朴而精巧;还有用子做成的引水漕,从山坡上一直架设到公路边,流出的泉水清甜可口。人的情绪也有头两天的恐惧与心悸,慢慢变得有些麻木,有些松懈——死人见多了、枪炮声听多了,也就见惯不惊了。

一天,我们正吃力地爬山头,蓦然回头,看见山下的公路上有快速行驶的我军车辆,师政治部宣传科梁干事站立在汽车上的人群中,正紧张地向两侧观望。看来,师机关一路都是乘车开进的,比我们的两条腿强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5 23: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1# 润物细无声

    悬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6 06:5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越自卫反击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6 07: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和平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6 07:4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6# 润物细无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映山红网-鄂北最具影响力的地方网站! ( 鄂ICP备1200950 ) | 公安机关备案号:42138102000140
文明上网,不传谣言。映山红网站帖子由网友发布并不代表网站官方之意见及观点。赞助电话:18271519702

GMT+8, 2019-3-20 07:23 , Processed in 0.22383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