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山红社区-映山红论坛|映山红网|广水网|广水搜房网|广水房产网|广水租房|广水楼盘|广水论坛|广水家政网|广水人才网|广水信息网

广水桃源村
广水精神
民行信业
查看: 129395|回复: 81

烽火岁月--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的回忆录(全文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3-10 11: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映山红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润物细无声 于 2011-3-22 08:31 编辑

                             烽火岁月
                                              ——位老兵的回忆录
                  作者: 老夫子 编辑发稿:润物细无声(文题为编者加的)

  云水按:此为亲历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的回忆录。当事人为安陆人,现在广州工作,与润物细无声老师系亲戚。感谢“老夫子”对映山红社区的厚爱!推荐网友阅读,欢迎积极参与交流。

                                  前言

那场战争至今已经三十多年了,岁月的长河冲淡了许多记忆,而我又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手头上也没有可以查阅的任何资料,只有完全凭记忆来叙述自己的参战经历,也可以说是参战的心路历程。有些事情印象十分深刻,至今仍时常浮现在脑海里,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但有关人名、时间和地点,却想不起来了,有些事情压根儿就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那时没有想到要写回忆文章,没有注意了解和记录,糊涂啊!于是,只好参阅战友们的网上回忆文章追加人名、具体时间和具体地点。

我那时只是一名入伍三年的普通一兵,不可能掌握战争的全貌,更不可能了解最高统帅部和前线指挥所里发生的事情,因而,只能是大脑里残存的“记忆”,也只能是不完整的“片断”——记述那些令我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的事情,并试图使之连贯起来,形成先后有序的篇章。

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写东西了。此前,无论是在部队服役,还是转业到地方,我都靠爬“格子”混饭吃,写的都是单位总结、经验、讲话稿、先进事迹之类的八股文,就像每天都吃同样的饭菜一样,实在倒了胃口,再也不想动笔了。近几年,看电脑多了,眼睛也老花了,不戴眼镜就看不见电脑上的字,看报纸则必须用放大镜。在电脑上用五笔输入,速度比较慢,有的字还打不出来,所以就更不想写东西了。

但是,在网上看了战友们的一篇篇回忆文章,令我热血沸腾,寝食难安——我也是那场战争的参与者,不是局外人啊!我有责任和义务象网上的战友们一样,将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亲身经历写下来,以告慰那些长眠在南疆冰冷墓碑下的年轻战友们的在天之灵——尽管我当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现在他们的英名与形象也对应不起来,但他们的音容笑貌深深地铭刻在我的灵魂深处,一刻也未曾离开过。

心潮起伏,思绪奔涌。那一个个难忘的故事,一幕幕血腥的场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又象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不断浮现。我戴上老花眼镜,坐在电脑前,重新拿起手中的“笔”——打字的键盘,用笨拙的文笔慢慢地追记下来……

一、突如其来(二楼)

二、匆忙备战(七楼)

三、疾驰南下(二十楼)

四、悄然出境(二十一楼)

五、清剿残敌(二十六楼)

六、镇守高平(三十二楼)

七、轻松撤退(三十八楼)

八、扶绥休整(三十九楼)

九、后记(1)——(4)(四十六楼、四十七楼、四十八楼、五十楼)

评分

参与人数 3威望 +30 收起 理由
红旗飘飘 + 10 让人震撼的文章
陈书剑 + 10
映山红 + 10 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1-3-10 11:36: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突如其来


    时间进入公元1979年。虽然中越边境局势紧张,全军部队已经进入战备状态,中越边境的有关报道充斥了报纸的各个版面。但是,在我们所处的中原大地,似乎一切都风平浪静。我所在的54军160师480团三营(我在七连)在河南南召县完成一条国防公路的施工任务之后,返回河南原阳县营区,又开始了正常的教育训练工作。三营返回营区之前,我已再次被抽调到480团新闻报道组工作了。

1月上旬的一天,奉480团政治处宣传股的指示,我到160师政治部组织科去送一份材料,按照宣传股一位干事的交待,如果需要修改或者重新写,都由我负责。其实,那时我只是一个战士,文化水平不高,理解能力有限,写不了啊。

我穿着军装,军用黄挂包里装着材料,象前几次一样,从位于河南原阳县城南的480团团部出发,步行约20分钟来到原阳县城北的汽车站,买票后乘汽车到新乡市,在新乡市汽车站再买票,转乘汽车到辉县百泉,这就到达160师师部了。全程虽然只有120多公里,因为要等车、转车,一般需要5至6个小时才能到达。那时这个线路乘客不是很多,一般都有座位。从师部返回480团时,则按此路线反其道而行之。想必,原480团的许多战友都经历过这样的行进路线吧。那时,我还坐过从新乡到原阳的类似于电影《智取威虎山》中的那种小火车呢。
    我到达群山环抱的160师师部时,已经是下午了。我来到师机关办公楼二楼的组织科,一声“报告”之后,说明来意,交上材料。组织科的一位干事接过材料看了看,说 “先放这里吧”,既没有说要重新写,也没有说要修改。我如释重负,心中暗喜,便到办公楼后面的师招待所找了住房,买好了饭菜票,这时已是下午三四点钟了。那时没有手表,公众场所也很少有挂钟,不知道准确时间。

第二天,闲着没事,到师工兵营找了个同年入伍的小老乡,一起到师部旁边的百泉游玩。那时百泉不要门票,可以随便进出,现在可能要买门票了。当时天气很冷,人们都穿着棉衣。百泉是有名的温泉,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水面,水底咕嘟咕嘟冒出的水泡,不断地散发着热气,水面雾气氤氲,四周景色朦胧。当时,有几个人自由自在地在温泉中游泳,有男的也有女的。见此情景,我立刻心血来潮,不顾小老乡的劝阻,在泉池边脱下衣服,让小老乡看着,自己只穿一个大裤叉,“扑通”一声跳进泉池,在水中用力地游了起来。开始觉得很爽,刚游到泉池中间便感到不对头了,感觉就一个字:“冷”!勉强游了一个来回,便匆忙上了岸。因没地方换衣服,湿漉漉的大裤叉也没脱,草草地穿上衣服,便立即赶回了师招待所。很快,头有点昏昏沉沉了,到师部大院里的师医院拿了几片感冒药吃了后,便在招待所房间里躺下了——“英雄好汉”不好当啊!自此以后,我再也不敢逞强在寒冷的天气里游泳了。
    第三天,头脑清醒了一些。我盘算着,好不容易一个人出差在外,又没有规定返回的具体时间,机会难得,不如好好地玩几天(由此可见,“战士怕分散,干部怕集中”,这句部队老话是有道理的)。吃过早餐,我一个人在师部大院里闲逛。先到左边山坡上的师宣传队看了一会儿文艺节目排演,那个小有名气的胖子锁啦吹的真不赖,吹的好象是什么“扬鞭催马育秧忙”;又到右边山坡上的师医院大门口偷看了几眼当兵的美女们,没有正当理由不敢进去啊。当时团卫生队也有几名女兵,借口“看病”去看美女的人不少,我们报道组就住在团部大院里,距离团卫生队很近,但我很少去,不好意思啊。再到师部大门口的操场上,观看全师的侦察兵比赛,当时正在嘿嘿嘿地表演擒拿格斗的正是我们480团的侦察排,排长和几个战士我认识……

    当我朝招待所方向走,准备去吃午饭的时候,迎面遇到了师宣传科的韦绍行干事(广西人。后来听479团报道组的一个战友说,他 79年自卫反击战后转业,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当处长,现在可能退休了)。他问:“你来干什么?”,我认真汇报到师组织科送材料的情况,还没等我说完,韦干事就说:部队已经接到了预先号令,将有重大军事行动,你赶快回去吧!

什么重大军事行动?近段时间,报纸、电台(那时很少有电视),每天都在揭露和批判越南当局反华排华、残害我边境群众、武装侵略柬埔寨的滔天罪行。我判断:可能要打越南了。但又一想,广西、云南距离我们那么远,全国部队又那么多,可能轮不上我们吧,只是战备而已,不会真的开到前线打仗的。

不管怎么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立即到师招待所拿上军用挂包等简单的个人物品,顾不上吃中午饭,就到师部大门口的公路上去搭车。可能是时近中午的原因,等了好一阵子,也没有一辆公共汽车经过。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我决定步行到辉县县城去乘车,那里到新乡的汽车多啊。一个人在公路上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后面来了一辆到新乡的公共汽车,谢天谢地,我终于搭上了汽车。

一番周折,回到原阳县480团团部时,天已经暗下来了。一见面,团政治处宣传股的李干事就通知我,马上收拾东西回连队报到去!我到团家属院的报道组住房里,报道组的其他两人已经先行离开了,我很快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物品,背上背包,连夜步行赶回三营七连报到。当时天很黑暗,公路上车辆、行人稀少,可我一点也没觉得害怕。

摸黑来到我熟悉的七连,通信员告诉我:你分到9连当文书了,快到9连去吧。我心中一惊: 480团三营只有七连和八连,还有高机连,怎么冒出一个九连来了?自己还“升官”当了文书!到旁边的九连一问才知道到,九连是刚组建的,兵员主要是由七连和八连分出来的,还有其他部队临时补充的。全团留下来的74年以前入伍的老兵们都提干了,主要是73年的河南方城与73年的湖北天门的老兵,有些我同年的兵,主要是河南西峡和湖北安陆的兵,还有个别的77年兵,也提干了。一夜之间,许多战友由“两个兜”换上了“四个兜”,有的战友见了面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因为不知道他升了什么“官”啊。

到九连连部放下行李,我去饭堂匆忙吃了几口剩饭,向连长戴宗武、指导员戴宝伟报到后,便在连部安顿下来了。此时,各排、各班、每个人都在挑灯夜战,有的在擦拭武器,有的在准备各种器材,有的扒在床铺上给家里写信。连里还新配制了两门斩新的60迫击炮,油光铮亮,小巧玲珑,架在地上就像两只坐着的猴子,感觉挺可爱的。我是第一次认识这东东,感觉很新鲜。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种小炮在山岳丛林地作战是很有用处的。直到这时,我才真正感觉到战争已经临近,我们真的要上战场了!

这场仗怎么打呢?我分析判断:可能是进入柬埔寨同越南人作战,就像当年抗美援朝那样;或者从柬埔寨向越南发起进攻,从南越与北越的结合部打进去,掏他的老窝;在中越边境线上对敌人实行火力牵制,打而不攻,不进不退。当时真是幼稚、愚蠢,毫无政治眼光啊。

回到九连的第二天,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机会,我悄悄跑到原阳县城邮局给家里寄了一封信,并没有遇到阻拦,告诉父母:儿子就要跟随部队到柬埔寨去打越南鬼子了,等着我立功的消息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0 14: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水禅心 于 2011-3-10 14:21 编辑

此帖必火!
当事人的回忆,让我们重回那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岁月。期待精彩下文。
加精置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0 14: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9_372:}期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0 16:2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润物细无声


  打击越鬼,扬我国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0 16: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会每天关注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3-11 08: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匆忙备战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480团三营就没有正规地搞过多少军事训练,不象野战部队,倒像是“生产兵”。不是在黄河滩上的团农场挖水沟、插秧苗,就是在郑州解放军测绘学院里搬砖、拌灰、当小工,再就是在河南南召县放炮、炸石、筑公路。我这个一会儿在连队,一会儿又在团报道组的“两栖兵”,当兵三年,只搞过几次步枪射击练习,搞过几天的“班进攻”演练,战时连队还补充了一些连枪栓都不会拉的新兵,这样的部队怎么能出战斗力啊(纯属个人看法,战友们可以批评)。


    连队的备战工作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这期间,作为连队文书,我到团部参加了两次文书培训,主要内容是如何填报连队实力,即:人员、武器装备的登记上报,战时的人员伤亡、武器装备损耗的登记上报等。我将全连干部战士的个人基本情况登记造册,认真填写了三份全连人员花名册,给连长一本、指导员一本,我自己保管一本。为连队写了一份请战书,由连长代表九连在全营的动员大会上表了决心,我在连队忙事情,没有参加大会。连长说:请战书写的还可以,气势不比别的连队差(不好意思,有点吹牛了)。


    连队进行夜间爆破训练,我跟着连长去了,放了几颗烟幕弹,在夜色中向一个深水坑里扔手榴弹,一声声爆炸中,冲起很高的水柱。不知怎么回事,有一个手榴弹没有爆炸,连长让四排长张世才第二天天亮后,将水中没炸的手榴弹找出来,怕以后误伤了老百姓。连队进行了战时必用的简单的越语培训,到团部看了两场战斗故事片。这些情况,战友们的有关回忆文章中已有详细描述,这里就不赘述了。

按照编制,战时连队文书和卫生员、司号员、上士(在司务长的领导下负责连队伙食方面的采购与管理)是不配枪的,只配备四枚手榴弹,毫无战斗力,连自保都难啊。我很想有一支冲锋枪。我的射击技术还可以,一般都是优秀,这一点可没有吹牛。恰巧,团军械股的一位助理到我们连队检查武器装备,将一枝便携式冲锋枪遣忘在我们连了。当时我配合他检查,见此心中不禁暗喜:团军械库里那么多枪,多给我们一枝算什么呢。于是,我悄悄地将这枝冲锋枪藏了起来。谁知,当天下午这个助理就找上门来了。我不敢撒谎骗人,便请求他将冲锋枪留给我们连(其实就是留给我啊),他训斥了我一番,毫不客气地将冲锋枪拿走了。兄弟这么绝情,当时真是失望啊!


    豫北平原,阡陌纵横,一望无垠,星罗棋布的村庄散落在田野中。我们的部队迎着早春的晨曦,浩浩荡荡地行进在田野间,进行穿插作战应急训练。到越南战场后,才知道这种训练与我们的穿插作战任务有关。这个场面,颇有点象电影《柳堡的故事》里一组行军的镜头,只不过一个是江南水乡,一个在豫北平原。穿插训练时,我们步兵很轻松,只当是出早操,而且还不用跑步,跟着走就行了。象我这种没有枪的“非战斗人员”,就更轻松了,简直就是饭后漫步。机炮连的那些兄弟们可就惨了,重机枪、100迫击炮、82无后坐力炮,都很沉重,扛在身上行军可不好受啊。有的重武器用骡马驼行,有一头背上放着82无后坐力炮的骡子掉进了水沟里,折腾了半天也弄不上来,引得我们步兵在旁边“观摩”、“指点”了好一阵子。当时是真心帮助,可不是幸灾乐祸啊。

有一次穿插应急训练,我跟在戴宝伟指导员的后面,刚走上营区旁边的公路,他问我:“我们全连有多少党员?”我说不出来;问我武器装备情况,我也没说清楚。这些数字,连队花名册上都有,因为事情太多,忙不过来,没有背记下来。当时感觉特别惭愧,下决心认真改进,这也为我后来违规将全连人员花名册带出境埋下了伏笔。


    这年的春节,由于备战,也丝毫感觉不出过年的气息,真正地过了一个“革命化的春节”。


    离开拔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要说我当时的心情,只有两个字:兴奋!就像现在我喝多了酒之后满嘴胡言、唾沫横飞那样兴奋。这样形容有点不恰当,战友们没见过啊。要说当时的想法,也只有一句话:立功当英雄!我打小时候起就崇拜英雄,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还有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的战斗英雄陈代富、69年珍宝岛自卫反战的战斗英雄孙玉国,等等,他们都是我崇拜的偶像(我从来没崇拜过所谓“明星”),特别是战斗英雄陈代富,他就出自我们480团5连,还有独臂英雄王英洲,他也是出自我们480团。我认真学习过这两位英雄的事迹,还以他们所在部队的名义写过新闻报道稿子呢。陈代富在对印自卫反击战中,只身炸掉了敌人的一个地堡,当了英雄,后来一路升迁,还当上了武汉军区副政委。我不甘平庸,更不想回老家种地,也想走英雄们那样的光辉道路啊。


    当时,连队有一个在原阳营区留守的名额,我生怕让我留守,那样我就立不了功,当不了英雄了。最后是让一名77年兵留守(记得是河南伊川人,姓名想不起来了)。我对戴宗武连长说:连长,有炸碉堡那样的任务(看电影形成的思维定式,越南可没有碉堡,只有山洞和地洞),你让我先上,我保证完成任务!连长很高兴,拍着我的肩膀连声说了三个“好”字!后来的事实证明,在血与火的考验面前,我立功当英雄的信念是不牢固的。我的母亲也因为较早得知了我参战的消息,差一点儿哭瞎了双眼。当时真是青春热血、激情燃烧啊。


    部队开拔的前两天,不知是哪个班给连部送来了一枝破旧的56式半自动步枪,说是多余的,没有人要。我是连队文书,也是连队的军械员,这事该我处理。我一看是半自动步枪,装弹少,射速慢,枪又破旧,也不想要,便想将它推托给别人,便拿着枪去向连长报告,连长说:没有人要,你就带着吧。就这样,这枝破旧的半自动步枪就成了我随身携带的武器。连长是连队最大的官,说句话就是指示和命令,我不想要也不成啊。后来,这枝破枪差一点儿害了我的命,这是后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1 11: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润物细无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1 11: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老夫子垂青我们“映山红社区”!回顾那段烽火岁月,展示中国军人风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3-11 11:5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故事,看看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映山红网-鄂北最具影响力的地方网站! ( 鄂ICP备1200950 ) | 公安机关备案号:42138102000140
文明上网,不传谣言。映山红网站帖子由网友发布并不代表网站官方之意见及观点。赞助电话:18271519702

GMT+8, 2019-1-17 11:06 , Processed in 0.07543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