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山红社区-映山红论坛|映山红网|广水网|广水搜房网|广水房产网|广水租房|广水楼盘|广水论坛|广水家政网|广水人才网|广水信息网

广水桃源村
广水精神
民行信业
查看: 2793|回复: 2

[走马观花] 《西域漫记(北疆印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8 11: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映山红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最早知道西域是刚上初中,历史课里有张骞出使西域和丝绸之路,西域有三十六国,三十六国里有现在仍当作地名的国家如鄯善、和田、焉耆、于阗、楼兰……那时正在上映一部大型舞剧叫《丝路花雨》强烈的西域风情更是让人着迷,特别是那舞女反弹琵琶和飞天的造型,还有舞女那嫣红的喇叭裤潇洒飘逸之美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而对新疆的了解还是通过几部电影如《冰山上的来客》,《天山红花》和大胡子的阿凡提骑着瘦小的小毛驴的经典故事与形象,以及著名歌唱家克里木演唱的新疆民歌有了初步印象,年岁稍长以后,通过左宗棠年迈进疆平乱,王震将军进疆十万大军集体转业屯垦戍边,诞生了至今仍发挥重要作用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以及罗布泊地区几十年里由湖泊变为隔壁荒滩,彭加木在此考察失踪这些事件,对新疆有了一个轮廓印象。
   很早就想去新疆去感受一下它独特的风情的,酝酿了很久,最后决定六月下旬进疆,六月初在网上联系了天涯户外新疆(乌鲁木齐)俱乐部的“梅里往事”,参加了他们俱乐部的北疆游线路,因为,他们的行程安排和方式很符合我的需要。随后办理相关手续,等待行程时间的到来。
    就在即将成行的六月二十六日新疆善鄯发生了恶性事件,经过了解和考虑决定计划不变,二十八日下午启程到武汉,二十九日八点五十分从武汉飞往乌鲁木齐,途中停经西安咸阳机场,下午十四点半到达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小吴接机入住红山公园附近的金谷大酒店。拿了房卡放下行李后,就拿着相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瞎转悠了,因为临近“7.5”,再加上善鄯才发生了恶性事件,人民广场附近都有点紧张,装甲车和军警车都上街巡逻了,天上还有直升机,十字路口有特警荷枪实弹地戒备着。不过,路上的行人和市民们都还行色轻松,我就朝着红山公园逛去,远拍了一些风景。
   乌鲁木齐,这座曾经叫迪化的城市,高楼大厦丝毫不逊内地,现代化的程度基本也是同步的,只是因为是一个多民族的城市,而另具风情。乌鲁木齐是一座安静的城市,三百多万人口里汉族占了77%,大街上其他少数民族也比比皆是。为了验证一个城市的民风,我还故意地向几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民族的少数民族路人问路,他们都很热情地用陈佩斯演小品《买羊肉串》那样的新疆普通话指点我,由此也可以看出,新疆各民族绝大多数的人民都是爱好和平怀揣中国梦追求幸福的。在红山公园旁边的桥上,我在拍远景时,过来几个好象是哈萨克的汉子,其中一位可以用“彪形”来形容的大汉,对着我叽里咕噜了半天,开始我还很紧张不懂他们的语言,以为是什么地方冒犯了,最后他指着我的相机两手构着方框对着他自己的脸比画,我才明白是要我为他拍一张照片,我恍然大悟地将他“请”到合适的位置,快速调好相机参数,为他拍了一张“很雄伟”的照片,那紫棠色的脸上是一种淳朴和真诚,祥和而善意的微笑,还有一种与之不相称的羞怯。这是西域之行“被主动”拍下的唯一的一张当地人的照片。在此也祝福这位大哥幸福吉祥,一切都“亚克西”!
   第二天早上七点起床,七点半在所住酒店早餐,自助式的,很丰盛很精美,足以与酒店的星级所匹配。八点整正式出发了。这次北疆之行主要就是冲着喀纳斯去的,虽然。它也有与英国尼斯湖一样的传奇,至于湖怪,倒不是我所期盼的,而是其迤俪的风光在电视和《国家人文地理》上的展示让它成为了我的一个梦想。所以,这次就没报旅行社,而是在网上报了“天涯户外”的路线,这样有几个好处,其一,全程无购物,只游览风光,把时间都留给了风景;其二,只要景区内有住宿条件的,基本上全部安排在景区住宿,有充裕的时间游览拍摄和仔细体味,这一点最重要;其三,组员不多,好计划安排,不用等人。这次北疆之行我们游客只有六人,本来是有十来个的,因为善鄯发生了恶性事件害怕而临时退团了,这样也好,六个游客加上领队和司机才八个人,一辆十五座的面包车宽敞而舒适。
   车出了市区,沿着准格尔盆地的东缘一路北行,沿途都是内地所没有的景物,戈壁,沙地,草甸,远处的雪山,碧蓝的天,雪白的云,时不时的见到羊群,马和骆驼,甚至还有草鼠和一些华丽的鸟,还有内地更为少见的成片油葵(向日葵),可惜无法停车,只能大饱眼福地“瞄”一下了。中午在一个小镇用餐,吃饭时,我就“心怀鬼胎”地想抽空出去拍一下风景,所以就很快地餐毕了,下了桌子,居然还有两个菜还没上完,说实话,新疆的旅游团餐比内地要好很多,首先是份量足,减人还不减量,我们六人还是按十人的标准安排的,这个真是很厚道。新疆菜的口味比较重,也吃辣,基本上还符合我的口味。
   餐毕上车继续前行,随后车就改变了方向向西而行了,这时我们已在准格尔盆地的北缘了,下午六点左右过了布尔津县城继续向西北方向“奔驰”了,这是要在落日之前赶到此行的第一个景点---五彩滩,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五彩滩的大门口,下车时领队强调要租一顶带防虫纱的帽子,不然,此地的特产一种叫“小咬”的虫子会骚扰的叫你猛烈地问候它的奶奶,妈妈和姐姐什么的,最后折磨得让你游兴全无,恨不得把相机都给扔了的。那就租吧,结果还真如领队说的,那小咬虽不咬人,却拼命往你眼睛,耳朵,鼻孔,嘴巴,头发和领口袖口里钻,非要与你亲密接触一下不可,讨厌的直让我问候它母亲。为了拍几张片子,无奈,我只好忍了。五彩滩的景色真是不错,五颜六色的泥土,经过风蚀后形成一种独特的雅丹地貌,在落日的余辉里,绚烂的让人心悸。
   当晚下榻在哈巴河县城友谊峰宾馆里,条件不错,县城不大,清幽宁静,一夜好梦。哈巴河县城不大,一场夜雨让小城更显清幽。清晨的街上行人稀少,几位清洁工在打扫本已十分清洁的路面。小城的街道很有特点,马路不宽,双车道,马路两边是沟渠,沟渠里流水潺潺,流水清澈毫无污染的痕迹,沟渠上隔几米就有一块很大的水泥预制板盖着当桥,猛然一看小桥流水人家,很有一副江南水乡的韵致。沟渠外侧靠近临街房子的才是人行道,走在这里的人行道上是绝对安全的,机动车要飞跃沟渠“天堑”才能与行人发生亲密接触。如果不谈风花雪月,小城丝毫不逊于沈从文笔下的湘西《边城》。
   早餐后启程往白哈巴, 车子一路向北,群山和森林印入眼帘,经过一个半山腰时,有一处观景台,一块巨大的石头刻着中哈边界纪念碑,观景台下就是一条界河,对面也是与我们这边一样的山。近在咫尺,毫无差别,不是这大石上的字提醒,很难想象这里就是边境,而且是如此之近。上车继续前行,很快就看到高高的瞭望塔和哨所营房了,领队小吴叫我们收起相机不要拍哨所营房和执勤军人,不然会没收相机的。车子在一个岗亭前停下,领队和司机下去与哨兵交涉了一会就向河谷驶去,很快就看到了著名的5号界碑,界碑前是一个小平台,碑后是一条不宽不深不大的界河,我方河岸有铁丝网拦隔着,河谷里有一些不很高大的树木,从界碑北方看去有一个不大的村落,我想那应该就是白哈巴村了。放眼望去白哈巴村子已经不远了,大约不到两公里。在5号界碑旁边一阵忙活猛按了一阵快门后,上车转眼就到了。白哈巴其实是两个村子,一个叫上白哈巴村(北),一个叫下白哈巴村(南)。这是中国仅有的三个图瓦人村落之一,另外两个就是喀纳斯和禾木。白哈巴与哈萨克斯坦交界,禾木向东约九十公里与蒙古相邻,喀纳斯正北几十公里隔友谊峰与俄罗斯相望。图瓦人是蒙古人的一个分支,在我国境内只有两千人左右,据说图瓦人的基因与美洲大陆的印地安人非常接近,就分布在北疆哈巴河县的北部,以喀纳斯为中心,白哈巴在西,禾木在东,就在我国雄鸡样的版图的鸡尾巴的最高处,在前苏联和现在的俄罗斯有很多分布,现在的俄罗斯好象还有一个图瓦自治共和国。
   我们住在下白哈巴村,一进村子,满眼都是平生所未见过的尖顶木头房子,房子前后有木栅栏围着的空地,像一个院落,有一种原始古朴的韵味。一条公路从村子中央穿过,村子不大,按照房屋数量和大小来推算,大约有两三百人,安顿好后已是午饭时刻了,饭菜还可口,匆匆吃完拎着相机就到村子里转悠,村子里的孩子们见到游客和生人都热情地打着地招呼,我胡乱地应承着,眼睛却搜寻着最美的景致和最佳的方位与角度,一边熟悉着地势和环境,一边在脑海里回忆那些白哈巴美图的各种细节,走着看着拍着,不知不觉中天阴沉沉的,乌云滚滚,要下雨了,赶忙往回走,刚到住处,屋外已是瓢泼大雨,心情焦急,心想如此充足的时间看样子要耗在雨中了,郁闷之中只好"下榻"了,在雨滴中迷糊起来,不过隔一会就看看窗外的天。在焦急中熬了几个小时,下午六点左右,天又晴了,屋外金光万道,我激动地抓着相机就向观景台奔去。
    雨后的白哈巴清新而恬静,木房子被冲洗得干净而明亮,暮归的牛哞哞地叫着踱着轻松的步履悠闲地成为村落的一道风景,村道上还有牛刚拉下的冒着热气的粪便的,不要说我口味重,那的确有青草的味道,不像内地吃饲料的牛羊,拉出的粪便有一种说不出的恶臭,而是有一种清新的"粪香"。我想这也是白哈巴让人向往和留恋而又难以言明的原因之一吧。
   上了观景台,对着村落拍了一堆雨后白哈巴的片子,感觉明天拍白哈巴晨景最佳位置应该是在观景台对面的的山坡上,于是又去进行"实地考察",到了山坡一看,果然是想象的那样,就端着相机对下白哈巴村拍了几张片子,感觉还不错,就又对着上白哈巴村拍了一下,很有感觉,心里计划着明早来此拍晨景,这时已是下午八点过了,晚霞渐消,我发现对面上白哈巴村后的山顶云雾中露出的峰顶被晚霞镀上了一层金色,就连忙向上白哈巴村跑去,刚走过哨卡营区,山顶上的金色被云雾只露出了峰顶,太漂亮了,赶忙抢拍,拍着拍着天就暗下来了,云雾又将峰顶遮住了,看样子只好收工了,回到住处已是华灯初上了,晚餐是手擀的面片和一大桌子菜,吃得很香。餐后站在村道上观赏了村子的夜景,很美很有情调。随后就抓紧睡觉了,准备第二天早点起床好拍晨景。
   早上六点半左右醒来,穿上衣服拿了相机顾不上洗漱就直奔昨天侦察好了的地方——对面的山坡而去。清晨的白哈巴静谧而安祥,只有一群乌鸦在村道中间息栖觅食,时飞时停,鼓噪不绝,给人一种很另类的感受。安静而空旷的村子里仿佛只有睡梦还在延绵,没有我想象中的炊烟和鸡犬交鸣的景象。爬上山坡,见时间尚早,就寻找着最佳机位,找好位置对着上下白哈巴村子一通猛拍,感觉还很不错。晨光中的村落,清新而恬静,处处透着一种祥和温馨,但没有出现梦想中的晨雾,心里很是遗憾,没有办法,摄影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天吃饭,天不给力,也只有干瞪眼了。拍了一大堆片子后,怏怏地准备回去吃早餐了,时间已过了七点,收相机时随意地向界河方向扫了一眼,只见有一缕淡淡的条状雾带从界河河谷升起,仿佛向上白哈巴村缓缓飘来,心里顿时一喜,预感到梦想中白哈巴晨露将成为现实。随即找好位置,调整好相机参数,等待那令人激动万分的时刻的到来,大约十几分钟后,那条状雾带已进至上白哈巴村的中央,渐渐浓成了雾团,晨曦把村子和雾团镀成了一层金色,村落在晨曦和雾的综合作用下成为了一种童话境界,尖顶木屋仿佛是仙人之居。老天终于不负我,让我看到了一种仙境美景,此时快门的声音应该是真正的"中国好声音"了。同时也让我明白了一个摄影大道理:好景好片要找要等!
   因为拍到了梦想中的美景,心情特爽,早餐吃的是什么丝毫没有感觉,因为视觉的快感盖住的了味觉的品味。白哈巴用今天的晨景的美妙在心里留下了永恒的记忆。餐后上车前往此行的重要景区——喀纳斯。车穿过白哈巴村子,向北进入山间,不远就经过一个高山草甸,远处的雪山在阳光下晶莹如玉,几座毡房如雪莲盛开在翠绿的草地,大群的羊和马在其间悠闲的吃草,远远望去,真是一幅生动的牧羊(马)图。继续前行就进入了森林,一路风景不绝,离喀纳斯越来越近了,路边的花草也越来越多,大片的映入眼帘,紫的野芍药和波斯菊,黃的野罂粟和雪菊,红的太阳花,还有许多五颜六色的不知名的花儿,煞是喜人。
   过了去观鱼亭的叉路口很快就看见喀纳斯了,那著名的喀纳斯图瓦人村子就进入了视野,村子还是那种尖顶的全木头房子,很规则地排列着,一条公路环绕整个村落,远远看去宛如一个机场,那房屋像一架小型飞机停在停机坪上。喀纳斯河从村前蜿蜒东去,东去不远就是著名景点鸭泽湖和神仙湾,这里也是远拍鸭泽湖和神仙湾的好位置。车子过了喀纳斯村向北不远就到了喀纳斯景区游客接待中心了,我们被安排在林海山庄下榻,单独的别墅式的客房,条件和环境很不错。
    安顿好房间稍事休息后准备去与"仰慕已久"的喀纳斯湖发生亲密接触的,这时太阳已经躲了起来,天空乌云弥布,转眼就是大雨倾盆了。就这样让大雨关了禁闭待在屋子里隔着窗户观雨却是心有不甘,与领队小吴沟通后决定还是到湖边的亲水栈道去逛逛,最后决定六个人全部都去,小吴带着我们到游客接待中心买好票并提示我们租衣服,不然会冻病的,确实,大厅里的游客都挤在一起直"得瑟",有一帮摄影者挎着相机提着三脚架背着大背包一脸焦急和无奈,这是一种可以理解的心情,谁愿意不远千里万里专门跑到喀纳斯来观雨呢?等了许久,雨稍小了,小吴带我们乘车到湖边,怪得很,一下车雨就停了,天上又现蓝天白云,雨后的喀纳斯如美人出浴,湖水咆哮着卷起白浪,对岸的山峦云雾缭绕,山顶上的观鱼亭若隐若现,远处的雪山清晰可辨,栈道旁边的林间有野芍药在静悄悄地开放。喀纳斯,我终于可以一亲芳泽了。
   喀纳斯湖是一种冰川溶水的堰塞湖,面积不到五十平方公里,最深处有二百七十多米,湖水来自喀纳斯达坂(冰川)。喀纳斯达坂是世界海拔最低的冰川,海拔只有两千多米。这个湖最出名的是与英国尼斯湖一样有湖怪的传说。八九十年代中科院新疆分院多次组织专家考察,为其存在湖怪的传说增添了一些仅限于是谈资的佐证,这与湖北神农架的野人传说一样,至今尚无实物力证其实。通过考察没有获得有效实证证明湖怪的存在,不过喀纳斯湖存在大型的水生物却是实实在在,那是一种大型鱼类,叫哲罗鲑,俗称大红鱼,体型庞大,小的七八米,大的则有一二十米长, 在水里的动静足以与任何湖怪相媲美的。当然,这湖怪是绝不可轻言其有或无的,无论其有无都必须要有力证来证明的。当然,我此行去绝不是去关心这湖怪的,倒是对假如存在的湖怪之家的美丽心有所系。
   在亲水栈桥上拍了半天后,感觉意犹未尽,决定多走走到一道湾去看。此时太阳高照,顺着沿湖的栈道向湖的上游方向逛去。栈道边的林间生长着很多水杉和桦树,湖水涌起的浪花轻拍树的根和干,阳光透过树冠留下点点斑驳的光影,野花静静地开放,小鸟在枝头跳跃……一幅恬静的山水画。
    栈道弯弯曲曲的仿佛是一种诗意,走在上面尽情地饱览湖光山色。雨后初晴,一切都是那样的清新而明媚,让充满传奇的喀纳斯湖如贵妃出浴一般妖娆妩媚风情万种。其实一道湾景点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去看看无非是想多沿湖边走走更多的领略一下这湖,这山,这水,这云……返回到湖边停车场时,天又阴下来了,等上了车后,雨又开始下了,没有第一场雨大,温柔地如同絮语一样。到了接待中心下车时,雨又神奇地停了,太阳又出来了。吃完午饭领队小吴带我们去看喀纳斯著名的景点"三湾"––神仙湾,月亮湾和卧龙湾。
    因为下雨,喀纳斯河河水暴涨,神仙湾水面稍显大面了,月亮湾里那两个著名的脚印已被河水淹没得只有两个暗暗的模糊影子了,卧龙湾里那个似洲似岛的标志性景物也被水淹得只能看到几株树屹立在水中。在月亮湾准备到亲水栈道走到卧龙湾的,等我的历经艰难下了几百级台阶在栈道上走了十来米时,遇到景区工作人员被告之前面河水淹没栈道无法通行,无奈只好又气喘嘘嘘地返回,此时的太阳晒得人眼冒金星,酷热难当。这喀纳斯真是一个让人终生难忘的地方,短短几个小时里经历了三晒两淋,寒暑交替,让人深刻感受了水深火热的滋味。回到接待中心往住所走时,才仔细看了周边的景色,远处群山环抱,雪山在烈日映照下显得更加梦幻,到处是高大挺拔的树木,在树木的掩隐下那种有点夸张的哥特式尖顶建筑颇具童话气息。从这个角度来说把喀纳斯称作中国的阿尔卑斯是再恰当不过了,把喀纳斯湖称为中国的瓦登湖则更为适宜了。
    喀纳斯的傍晚是很惬意的时光,夕阳下群山窈窕,林海深处的房子仿佛是童话里的世界,我们也仿佛成了童话人物,在夕阳的余辉中品味着喀纳斯最浪漫的时刻,此刻的心情是一种忘我,甚至是一种无我的境界,我沉浸在梦想深处,身外的一切都是妙境,喀纳斯从眼里已经走进了心里,我坐在别墅外的廊栏上,看着渐渐逝去的晚霞仿佛是读着一行行诗句,婉约而不失雄浑,看着看着我竟然已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宛如酒醉,妙不可言。
    第二天早上醒来已是六点多了,天还不是太亮,以为是阴天,出门一看竟是漫天大雾,邻居有人已在外面拍罢了回来,他起的早居然还拍到了彩虹,他说这雾是才起的,他出门时还没雾。管他呢,就在住的地方前后左右拍了个遍,很有朦胧美的真谛。早餐后就去观鱼亭,这是喀纳斯的压轴景点。
    观光车把我们送到半山腰停车场里,这里距观鱼亭大约两百多米,要登一千多级台阶级,不是很陡峭。一下车,眼前就是一片云海,喀纳斯湖和周边的景物都被云遮盖了,只有远处的山峰像手掌托着一山谷的如棉花一样的云。这种云海是我很少见到的,很近很近,仿佛一伸手就能抓扯到。整个山谷里填满了,只在东边云海露出了一个孔洞,用相机一拍,居然恰好把鸭泽湖露出来拍成了一个写真,算是一个小小的奇遇吧!
    爬了一半台阶时,云雾渐渐消失,等到达观鱼亭时云雾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刚才就根本没有过云雾一样。空气很通透,俯瞰喀纳斯湖一目了然,湖面波光粼粼,山峦青葱如黛。我仔细搜索湖面,想看看真的有没有湖怪,结果很遗憾,这个真的没有。没看到湖怪能看到大红鱼也行啊,可惜也没有,其实这个是真的可以有的。
    这时的观鱼亭上游人是一脸惊奇的笑意,到处都是举着剪刀手的造型和姿式。我在人缝中将镜头对着湖的上下左右猛按快门,远的山,近的湖,高的云天,低的树木,统统塞进了镜头和取景框里,心情和手眼在快意地享受着。这里基本上可以看到喀纳斯的全景,湖面窄长如一只银白色的番薯,是一种半河半湖的形态,南北蜿蜒,很难想象这样小巧灵秀的一个湖泊会有如此巨大的魅力,吸引着世上天南海北的游人到此如朝圣一般。
   通过一天的亲密接触,喀纳斯的神密与旖丽在心里有了初步的了解与定位,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值得你不远千里万里到此一游,不光是因为那湖,也不光因为那传说中的湖怪。下山的路边繁花似锦,宛如仙境,路在花间绕,人在花中游。徜徉其间真有不羡鸳鸯不羡仙的感觉。
   回到住所退完房,乘区间车赶往贾登峪再换车去禾木。贾登峪是个中转站,向西是喀纳斯,向东是禾木,向南则通往布尔津,是进出喀纳斯景区的交通枢纽,也是游客游览了喀纳斯或禾木后的下榻地。到了贾登峪下车后,领队小吴就在联系车辆。因为从贾登峪到禾木的公路正在修建施工,稍大一些的客车在上午八点至下午八点之间禁止通行。又因为我们团队人少想早点进入景区,天涯户外新疆俱乐部就与禾木当地人联系用小型车将我们接进禾木。不一会接我们的车到了,是一辆三菱越野车,一位不很高大的图瓦汉子与领队小吴热情地打着招呼,司机是他侄子,一个很时尚的帅哥。我们七个加上他们叔侄俩共九个人挤进了一辆五座的越野车里,拥挤已不在话下。
   车子向东南方向行进了不远就到了进禾木的叉路口,路口有检查站,栏杆将我们坐的车子拦停,在反复交涉说出了一千个可以进去必须进去的理由又点头哈腰了五百次后才放行,不过情况也确实如此,路面在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施工,勉强算得上的双车道堆满了沙石水泥和其他施工材料,留了一个仅仅供施工机械通行的过道,遇到对行车辆有时还得退行找稍宽一点的地方错车。整条道路五十多公里同时施工,据说是为了赶工期,因为这里可供施工的时间非常短暂。我们的车是一路摇晃着爬到禾木的。又是晴天,车过处尘土飞扬,可以用滚滚红尘来形容是非常贴切的。就在我们感觉到骨头快散架时,禾木到了!
   被誉为神的自留地,主的后花园的禾木也是一个图瓦人村落,比白哈巴村更大更精致一些,村子沿禾木河而建,大致是东西走向,村子不宽但很长,还是那种尖顶全木头的房子,远远望去错落有致,蜿蜒不绝很有气势。村子河对岸是连绵群山,其他三面都是森林,一条公路斜穿村子,有一座全木头的桥横跨河面可供小型车辆过河。我们就下榻在村子上端的一排尖顶木房子里。
   安顿房间就是当地的晌午时刻了,内地时间大约下午两点多了,放下行囊挎上相机就在村子里到处"找焦点",晌午的阳光温和的照着村子,村子安静地像一艘船漂泊在时光里。许多牛悠闲地在村子的各个角,落里吃草,房子之间空地上翠绿的草散发出阵阵清香,河边白桦林里光影斑驳,苜蓿开着像莲一样的小白花,几头牛徜徉其间,这一切都透出了一种令人心悸的静态之美,仿佛时光停止了流动。我将镜头对准了村边的河和河边的村,我想釆撷这神的自留地的绿色神韵,也想采撷这主的后花园的斑斓时光。
   正午的光线有些强烈,不过在河边白桦林里还是幽静而温柔。此时我关掉相机坐在翠绿的草地上仔细地享受那种天人合一和心物一统的宁静。让时光清除心灵的浮躁与浑浊,想接收神和主的任何意旨与感应。禾木河在身边急速地流去,哗哗的浪涛仿佛是一种吟诵,此时,我已是物我两忘,在努力承受一种感动了。
   离开白桦林继续向山边的观景台前行,观景台在河边山的延伸带,大约二十多米高,很大的一个平台足以容纳上千人同时观景,与禾木村隔河平行,站在上面整个禾木村一览无余,是拍禾木全景的绝佳位置,见过很多禾木不同季节的全景图,应该都是在这里拍的,当然,能花些力气爬上观景台背后的大山上,可能会拍出更美更壮观的禾木全景照。但我觉得在观景台拍禾木全景已足够了。我在观景台也是猛按快门,拍下心中最美的禾木。随后下了观景台原路返回,在村中拍了不少的美景,直到傍晚时分,天边已被晚霞映成紫红才返回住处,心中还在期待明早上观景台能拍到晨雾中的禾木全景。
   七月在内地已是流火时节,在这里晚上睡觉还要盖上七八斤重的厚棉被,夜里醒来我迷迷糊糊想了半天,以为是在哪里过冬天呢。早上六点刚过,我就起床了,穿好衣服抓起相机就直奔观景台而去。出了门来天才麻麻亮,村子依然安静的悄无声息,一个人走在村子中间还是有点害怕,不过知道这是村子不是旷野心里尚觉坦然。
   上到观景台时东边的山口处已有紫红的朝霞了,禾木村子依然是沉睡着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动静,河谷带来的晨风吹到身上凉爽得有点冷,这时同行的两个广东妹妹还有三男一女四个大学生也上了观景台,我对着睡美人一样的禾木村一通猛拍,仿佛是一具美人的胴体,玉体横陈散发出诱人的气息。拍了村子不同部位的景象,时间也快到七点,可整个村子和河谷却没有一点雾的迹象,难道天不助我?再等等看,我是痴心不改。这时太阳已升起很高了,强烈的晨光已把村子的房屋镀上了一层金色,已有"早起"的人家飘起了炊烟,还有三三两两的牛和马,在房屋空档处的草地上用早餐,远远望去整个村子动了,活了,生动了,一切场景宛如神话或是童话世界,神和主又开始享受一天的新生活了。
   八点过了,太阳已高悬空中,整个村子彻底苏醒了,晨雾好像从来没有过似的,看样子禾木不想给我们一个完美的印象,倒像是要刻意留给我们一个残缺美。我们七个人议论着,表情和语气充满遗憾。八点半了,不得不下"台"了,穿过村子时,又用镜头亲切地问候了那些牛和马。
   早餐时,天空竟意外地下起了雨,不大,如梁雁翎唱的歌一样,像雾像雨又像风!那句老话说的真的不错:上帝为你关了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没有让你拍成晨雾就让你拍一场雨景。老天的好意必须领情,我拿起伞抓起相机就朝村中奔去。
   雨中的禾木恬静而安祥,雨丝落下没有任何涟漪,只有一种温柔的承载。我在雨中看着禾木的风景,其实我也成了禾木的一道风景,一个人打着伞拿着相机,在雨中寻觅,仿佛在寻梦。是的,我是在寻梦!在寻找神或主给我的指引或启迪。让心情和灵魂得到片刻的湿润。其实我并没拍多少雨景,而是刻意地用眼睛和耳朵在感受和铭记这雨意。
   回到住处,领队小吴通知准备走了,一会车就停到了门口,还是来时那辆车和那叔侄俩,还是那个坐法,车在蒙蒙细雨中离开了禾木。
    走着走着雨下得越来越大,走了大约十公里,领队小吴得到消息因雨大前面道路彻底封锁禁止通行了。无奈我们只好又返回禾木,车刚到禾木村子,雨就停了,天放晴当空又是炎炎烈曰。看样子冥冥之中禾木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挽留我们,在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弥补我们的遗憾,非要招待我们"全套",没遇到晨雾,那也不能少了雨后。人下了车,东西仍放在车上,随时准备走。我只拿了相机,在河边拍了几张片子算是不负禾木的一片热情。随后就坐在一家当地人的店铺门口与老板和他的家人闲聊。时间过的真快,转眼过了十二点,快到下午一点了,领队小吴得到消息说可以走了,道路解除了封锁。我们立刻上车出发,这次是真的离开禾木了,车动时心中有一种淡淡的不舍。
    车子在路上颠簸了近三个小时到了叉路口,俱乐部的司机张师傅正等着我们,我们立马卸下行李,换上俱乐部自已的车子一路向布尔津奔去,到布尔津还有几百公里路程,我们当晚要在布尔津下榻。
    到达布尔津城里已是华灯初放了,估计是晚上十点半了,放下东西就出去找吃的。布尔津县城以内地的标准不是很大,但还比较繁华,街上行人还很多,看得出很多都是异乡游客。街面上店铺林立,但时间很晚很多店铺都打烊了。我们找了一家叫"黑子"的清真拉面馆,各自要了一碗不同味道和内容的拉面,碗不小,但不是那种西北常见的很粗犷的海碗,很精致的模样。面不少,味道也还不错,这算是一顿便餐了。
    第二天一早用过早餐就起程了,这次是沿着准格尔盆地的西缘由北向南而行,沿途风光与来时所见的大同小异,也是一路戈壁荒野,少见村落和草木。中午十二点多到了此行的最后一处景点——乌尔禾魔鬼城。据说这里是很多影视剧的拍摄地,有很多名人明星都来过,可以说是声名远播了。
    站在景区大门口望去,到处都是一座座的雅丹,形态千奇百怪,维妙维肖。进去后坐着观光车沿着固定线路到各个景点逛了一圈。说实在的,很多景点名称很贴切,形态也逼真,场面也很壮观,让人感觉很震撼。但人为痕迹也太明显,基本上可以算是一个人造景点了,看看也行,不看也行,因为这类雅丹风景全国和全疆有多处,若论品位高低,全胜在自然天成上,若无野趣难成佳景。出了景区,在门口路边我觉得倒有风景存在,远处土丘上有正在工作的釆油设备在运动,其下是一条笔直的公路有各种车辆如梭穿过,在公路的这边有枯死的胡杨树干昂首翘立,其侧有树丛草地相傍,这样远景、中景、近景,静的动的,死的活的,枯黄的,翠绿的全有了,画面丰富而有层次,感觉很是不错。拍了几张就到接待大厅餐饮部用中餐,人很多,等了好半天位子,餐毕上车一路狂奔,直奔乌鲁木齐而去。
    乌尔禾是油城克拉玛依的一个区,到了乌尔禾就进了百里油城,路边到处是釆油设备和密如蛛网的输油管道,那场面是相当壮观,可惜无法停车拍摄,只好将眼睛睁大盯住窗外,直到离开这些景物很远了,才收回目光。
    到了奎屯后,车行方向变成由西向东,这里已是准格尔盆地的南缘了,这是天山北麓经济带,城市多,人口密集,土地肥沃,经济发达,是全疆最富裕的地方。离乌鲁木齐越来越近了,人也越来越多,天也越来越灰,由此看来这里的污染也是很严重的。
    下午九点多,到达乌鲁木齐,我的北疆之行结束了。
发表于 2014-4-6 13: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6 01:3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人啊,真是好东西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映山红网-鄂北最具影响力的地方网站! ( 鄂ICP备1200950 ) | 公安机关备案号:42138102000140
文明上网,不传谣言。映山红网站帖子由网友发布并不代表网站官方之意见及观点。赞助电话:18271519702

GMT+8, 2019-5-25 05:43 , Processed in 0.08610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